新闻资讯 产业资讯

VR将为心理健康领域带来变革,牛津大学临床心理学教授

我们离提供给每个需要心理治疗的患者及时的帮助还有很长的距离,但是通过使用VR技术,我们或许即将迎来一场变革。

 

在目前的科技界,没有几个话题的热度能够超过VR。虽然这一技术已经存在数十年,但直到现在,VR才通过Oculus Rift、HTC Vive和可以连接手机的移动VR头显进入消费电子产品领域。但是VR不只是技术领域的游戏改变着,它还将改变我们解决心理健康问题的方法。




blob.png


在不久之前,谈论心理问题还是一个禁忌,而目前这些问题的存在已经不是秘密。比如,我们知道每四个人中就有一个会在生命过程中的某个阶段经历心理健康问题。这个病痛的分支不是只有少数人才有的,其在社会经济学方面的影响也是非常深远的。在英国,处于工作年龄的成年人存在健康问题的,有一半是心理方面的问题。每年,英国用在心理疾病方面的财政支出能够达到2800万英镑--这还不包括英国全民医疗服务的支出。

 

既然问题如此严重,我们是如何应对的呢?以研究基金为例,心理健康问题研究仅使用了5%的医疗研究基金,13%的英国全民医疗服务基金。虽然从2007年开始,在Improving Access to Psychological Therapies项目的帮助下,治疗手段正在逐渐增多,但我们距离给每个需要治疗的人及时的治疗,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blob.png


并且这种治疗方法是非常关键的。在某种程度上,心理咨询和辅导是更加高效的,但是只有在呈现给患者引发心理问题的场景,并且让他们直接去学习、感受和表现的更具建设性时,才能产生最强大的改变。这就意味着患者走出心理咨询室,进入了真正的世界,而治疗过程更像是一个私人的治疗师,或者说一个教练。但不幸的是,这种情形还很少出现:即使咨询师们能够意识到这种强烈的需求,他们的时间也是非常贵的。

 

现实情况是非常不乐观的,这是一个重要的公共健康问题,并且无法提供给这些心理疾病患者最佳的治疗。终于,借助已经出现了近半个世纪的技术,我们处在了一次重大突破的边缘。


blob.png


MIT在上世纪60年代就最先研究了VR技术,并且其中的基础元素到现在也没有太大改变--一台电脑生成一张图片,一个显示系统呈现出感知信息,以及一个跟踪器能够反馈用户的位置和方向,以对图像进行更新--但最新的内容是复杂性和新技术的易得性。

 

由于像Facebook这样的大公司对VR技术的大量投入(他们在2014年以20亿美元收购了Oculus),这项技术已经在游戏领域崭露头角。那么这项技术能够给心理健康领域带来什么呢?


blob.png


答案在于,VR在创作强大的模拟环境时有着非凡的力量,比如模拟出引发心理问题的环境。这样一来,我们就不需要心理治疗师来协助病患回到特定的环境,比如喧闹的商场,或者爬上一栋高楼。那些基本不可能为了治疗心理问题就搭建的环境也可以通过点击鼠标来完成,比如飞行,或者是引发创伤后应激障碍的事件。对于许多心理问题来说非常有效的现场咨询,也可以直接传送到咨询室中,模拟环境可以调节难度,还可以根据需要进行重复。

 

VR还有另外一个巨大的优势。这是很容易理解的,面对一个难以接受的场景--虽然是治疗过程的一部分--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不愉快的。但由于VR并不是真实的,它会逐渐消失。我们可以在VR中做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不情愿的事。并且,虽然由电脑生成的环境是人工的,我们的思想和身体也会给出真实的反应,就像它们是真的一样。这就意味着我们在VR中学到的东西会转换到真实世界中。


blob.png


那么,VR和心理治疗到底如何结合呢?我们已经见到了使用VR去评估、理解和面对心理问题的一些研究。最早的案例出现在大约25年前,那时,设备的造价和复杂程度以及编程难度意味着这项研究仅仅属于非常小的专家团体和研究中心。之后发布了285项研究内容,这些研究内容中大部分都聚焦于使用VR来治疗焦虑症,以及特定的恐惧症、社交恐惧症和创伤后应激障碍。治疗结果是非常鼓舞人心的--VR是一个经过验证的提供迅速且持久的改善的治疗方法。

 

那么,其他类型的心理失调呢?目前还只能说有潜力。我们目前对于精神病中经常出现的被害妄想症的研究也提到,VR有着巨大的价值,但是我们还需要更多的研究。只有两个试点研究项目使用VR来检测抑郁症,当然这也是最常见的心理疾病之一。我们都知道,这项技术在触发酗酒和烟瘾时非常有效,但是没有人真正在一次VR治疗中进行测试。类似的,因为VR能够改变我们了解自己身体的方式,它能够极大地帮助治疗进食障碍问题(比如曾有这样一项研究,让厌食症病人用很短的时间去体验一个身体质量系数正常的人的身体,在此之后,厌食症病人就会较少的过高评价自己的体重)。但截至目前,针对进食障碍的系统化的VR治疗研究还没有出现。

 

blob.png


焦虑症除外,在早期就已经使用VR对其进行了研究。我们可以看到,这项研究的潜力是巨大的,不仅是用于治疗,还需要用于评估。这样一来就无需依赖于病患能够回忆的想法和感受,VR还可以让临床医生们进行大规模的测试。而且,或许很快我们就可以在自己舒适又安全的家中使用VR来改善我们的心理健康状况。目前的VR治疗手段需要经过培训的医师来主导,未来的VR治疗手段或许能够由一个虚拟的医师来提供,让数量远超现在的病患能够获得最佳的心理治疗。

 

想要达到这种程度的话,需要有效的战略引导和投入。在硬件方面,VR在心理治疗中或许比脑部扫描仪更加重要。目前,位于牛津大学的心理健康研究团队是英国唯一具有完整的VR治疗手段的团队。




不仅虚拟治疗的心理学部分要适当,VR体验内容也必须要达到标准。很多所谓的VR距离革命性的沉浸式技术还有好几条街的距离。当VR被适当运用时,它对于用户来说将会是一个惊人的体验。虚拟的治疗手段就会像是目前最棒的电脑游戏那样激动人心,如果它们还能让我们回来寻求更多内容的话。

 

我们绝不能忘记VR极少会让我们模拟现实场景--它允许我们创建在真实世界中可能不会发生的场景。我们在几年前曾经做过这样的事,我们在一个VR环境中改变了人的可感知的高度,并且跟踪了这对他们的自负感的影响。VR治疗手段必须专注于开发这项技术难以置信的强大能力。




当然,更稀松平常但却依然非常重要的是,VR治疗手段必须经过严格的临床测试。

 

我们还需要进行更多的研究,但是最终的益处会是惊人的。很多人都说VR是一项正在寻找目标的技术。但在心理健康领域,它已经找到了用武之地。

 

原文作者:Daniel Freeman和Jason Freeman,二人分别是牛津大学临床心理学教授和心理学专著作者。译自英国卫报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