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人物专栏

演讲实录 | 王春水:VR革命的本质——影像技术革命


image.png

王春水  未来影像高精尖创新中心总体研究部副主任、北京电影学院科研处副处长


家好,今天我会用一个去年的话题叫做“Behind VR”。众所周知,VR行业曾一度风生水起,前景为人看好,但是后来为什么减缓了发展的势头?然后今年为什么又突然迅速地发展起来了?是什么在推动VR行业的进步与壮大?作为投资人和企业家,我们应不应该进入这个行业呢?我经常会参加这个行业的活动,也会及时更新我的一些信息、知识。现在,我想把这些知识都分享给大家。


首先我要讲的一个是“What’ s going on”。2016年被称作VR元年,相关的活动特别多。后来,随着VR泡沫说的出现,人们开始有了疑问。现在,Facebook出了一款新相机,推出了一些很高端的功能。有人说Facebook是不是给了这个行业新的希望?


image.png


 

大家都会感到疑惑——现在这么多的VR企业都在做着什么?VR为什么突然就火起来了?很多人以前没有听说过这个概念——行业里的人了解,但行业外的人都没有怎么接触过。那它怎么一下子就变成了投资行业乃至世界上最热的话题之一了呢?


这就像发生了一场革命。从前有数字革命、互联网革命、“互联网+”革命等一系列的革命。那么VR到底是一个什么革命?在它背后到底有没有一些更深层次的变革在推动着这个VR?它又会带来怎样的变化呢?


电影学院新成立了一个未来影像高精尖创新中心。我们研究的东西很多都是为行业内的人所熟知的。首先我们肯定要研究VR以及跟它相关的东西,从我们这个角度来总结的话,VR革命从根本上来讲是影像技术革命或者是世界性的技术革命。


image.png

沙龙现场


为什么影像的革命能带起这么大范围内的热潮?这里有几个层次的东西。首先是影像。影像带来的是视觉革命,视觉革命其实就是感官革命。人类社会发展有几次里程碑式的革命。从前有农业革命、工业革命,现在有信息化革命。这几次革命让整个人类社会的发展以及人们的生活方式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从信息的革命来讲,最早的革命开始于计算机,之后是互联网。计算机改变了人类对于信息的处理方式。我们以前对信息的处理主要通过人脑,有了计算机以后,我们大脑的数据给了计算机,甚至于现在出现的AI。这是信息处理方面的革命。后来互联网带来了信息和知识的分享,从而改变了信息组织的方式。印刷术的出现带来了广泛的信息分享,甚至成为了推动一系列工业革命发生的重要助力。类似于互联网,印刷术也是信息组织方式的一次重要变革。

 

image.png


信息处理方式、组织方式都改变了,信息的体验有没有变化呢?一提到IT行业,人们就会想到乔布斯。乔布斯做的手机跟其他人做的有一个很大的不同——他把手机的功能和界面的体验方式改变了。并不是说他改变了基本的功能,而是改变了人们的操作方式和体验信息的方式。在苹果手机出现之前,手机是各种各样的;而苹果手机出现以后,手机基本上就朝着一个模式发展了。

 

image.png

 

人对知识或者是信息的体验,超过80%是通过视觉获得的。如果能有视觉上的革命,人类信息的处理、组织、体验这三个方面就能得到很大的提升。这也就是说,VR不只是整个影像技术的一部分,它也是视觉技术的一部分。


人的视觉系统获取视觉的过程是这样的:我们平时看到的景物,首先经过我们的眼睛成像,成像后经过神经系统的一系列处理,再进入到大脑形成视觉。整个过程中,首先是客观世界存在的景物,其次是人眼的光学系统。光学系统是“客观的视觉系统”,因为它不受个人的情绪或者主观上的东西的影响。但人最后真正形成视觉是通过主观系统。


image.png

视觉的形成过程

 

在人类发展史上,人们一直在模拟以期获得更好的视觉体验。最常见的方式是把景物换成了一个影像系统。也就是说我们通过手机屏幕看到的景物已经不再是真实世界当中的景物。影像系统其实是再造和重复我们视觉的系统。从已有的科技来讲,影像系统,尤其是活动的影像,几乎可以再现真实的世界。


人类要改变视觉最终极的方式是插管来改变大脑信息或者用电子眼去替换人眼。但这些近期不太可能实现。现在人类能够改变视觉获取的主要方式是影像系统


影像系统也被称作重新生成。人类对现实世界的重构经历了数个阶段。一开始,尤其是在当代艺术出现之前,人们用最简单的绘画去还原现实景物。后来绘画技巧愈发高超,逼真度在达芬奇时代达到鼎盛。随着科技的进步,照相术的发明让人们不再用手绘的方式记录世界。


image.png

达芬奇和他的画

 

1895年电影的出现,是影像记录方式的又一次转折点——从静态的记录变成了动态的记录。以前我们只能记录一个瞬间,现在却可以把很多瞬间连续地记录下来。比如说现在有一个人在用手机录像,这个记录的本质叫活动的影像。


image.png

早期的电影放映机

 

刚才讲了影像历史,由绘制时代进入到记录时代,又由记录时代进入到记录活动的时代。那么人类在影像记录过程中,有没有一个终极目标?活动影像还能不能往前发展?还可以发展到什么程度?从前有三维多影像,现在是二维,再往前一步就是三维活动影像,这样的发展有尽头吗?可以这么说,现在三维活动影像就近似于甚至等同于全息。


我觉得这两年国内的VR/AR行业还不太怎么提全息。实际上全息是一个很长远的目标,就像是人们跋山涉水也要到达的目的地。因为全息影像与现实中的影像是一样的。


目前是二维的活动影像,下一步就是三维的活动影像。三维的活动影像也就是全息影像,它跟我们现实中的体验是一样的。我们真正体会到的现实世界就是三维的世界,不是静止的世界,这个世界是变化的、运动的。

 

发展三维活动影像要解决什么问题?主要是获取和光场。我们目前所看到的影像是二维的。在二维的影像空间里,一个像素点,一个影像的坐标和处境只有X、Y,对于这个个体,有一些技术可以获取到X、Y的信息之外的三维的信息。三维世界任何一个点都有三个维度。这在理论上很容易说清楚,但实践起来难度很大。


image.png


这两年开始比较热的就是光场的概念。只有个体的概念,还不能获取到真实的现实世界。即使是同样的个体,从不同的方向观察的光线是不一样的。有光的相机能对现实世界的光场进行采集。现在的CT技术,比如说渲染技术,已经做到了基本的不同的光线效果。在未来,此类技术会用于生成动画片视频。

 

我们目前看到的三维的,或者是全息影像,是作为电影之后另一个革命性的技术飞跃,但是其具体的技术含义是什么?无论国内国外,到底还有什么问题亟待解决?   影像有一个生命周期,电影也好,游戏也好,基本上都是一个生成、获取、处理进而分发、显示的过程。在这个流程中,我们目前讲的VR,最直接的体验是在显示方面不太一样了,因为出现了第五块屏幕。


从这个角度去切入(Display),一个VR的眼镜就能做到。但是要真正实现VR,要生成Capture、Processing,其实有一个非常庞大的体系。我们所说的是从显示的终端开始的。所以,表面上看VR的热潮过去了,实际上影像技术从未停止发展。譬如硅谷,通过大量的尝试,不断积累经验并发展技术。VR只是其中的冰山一角。AR、MR的概念比较类似,就是有没有跟现实世界混合。


image.png


最后从电影学院的角度来讲,我想谈谈我们跟VR行业的关系,或者说我们如何看待VR?目前来讲,VR行业比较关注的话题是VR影视,或者是VR电影。我把它叫VR Storytelling。


去年我所参加的德国会议的组织者有一个特别好的概念,即人类社会由“故事驱动”。人为什么要听故事?有孩子的可能知道,让小孩睡觉最好的办法就是给他讲故事,让孩子安静下来最好的办法就是给他看动画片。这就说明故事是人类非常底层的一种驱动


举一个特别有意思的例子。慈禧太后之所以闻名天下,是因为她几乎是一个文盲,却能在中国非常重要的历史时期统治了国家很多年。一个文盲要如何治国?慈禧爱看戏。她统治的方法、处理问题的方式很多是从戏里学到的,概括说来就是忠、义。这就是人类对于故事的渴求。人是社会动物,我们在社会中发展需要,学习我们的行为模式。比如我看爱情电影,就能从中学到与异性的相处之道。


image.png

慈禧太后

 

以前我们把电影行业当作娱乐行业,但其实故事对于人的影响,远远大于在影院里吃着爆米花、喝着可乐。它能塑造人的性格,影响人做事的方法,这就是故事的重要性。


我们知道电影有广义狭义之分。我们现在看的电影跟1895年发明的电影是两个概念。1895年发明的电影是什么?是一个录像,架在一个地方把这个地方记录下来,就跟现在的监控录像是一样的。我们现在看的电影都是故事片,也就是狭义的电影。其实电影学院也叫北京活动影像故事学院,根本上来说还是在讲故事。


狭义的电影也叫Motion PictureTelling,是活动影像加叙事。从产业来讲,只要有产品就可以;从学术来讲,我一直在说不要提VR电影这件事。VR更多的是讲三维活动场景的问题,电影是在二维活动空间里讲故事。整个影像技术改变,讲故事的方法也就随之改变。为什么张艺谋可以拍电影却不可以拍一个VR电影呢?因为VR不叫电影,叫叙事。我们讲VR Storytelling并不等于film。


人类的电影,从1895年的活动影像到所谓的蒙太奇,这个体系的形成用了近30年。最早是景别,就是特写和全景。景别的概念是构成蒙太奇的基础。用了5年的时间才发现了这个概念,又经过了20多年的时间,才有了相对比较完整的蒙太奇的体系。我们现在看到的各种平衡蒙太奇、交叉蒙太奇有很多。比如梅里爱拍的《雨果》,没有景别的差别与镜头,但他是当时的大师。


image.png

平衡蒙太奇与交叉蒙太奇


后面还有一个大家经常会讨论的交互的问题。电影和游戏行业里可以加入大量的交互元素,那VR里要不要也加入?我个人的观点是在弱化交互的同时强调它的叙事。


游戏也是人类一个特别基础的需求。跟伦理学不一样,游戏的需求现在也叫“目标反馈机制”。如果我面前有一个垃圾筒,而我手里面有一个纸团,那我肯定特别想把这个纸团扔到垃圾筒里。这是很容易形成的。这个社会中有大量的这种情况,例如强迫症。这就是目标反馈——通过一种交互的方式使达到某种目的的准确性不断增强。这源于原始的人类狩猎。有这种目标反馈机制,最后狩猎的准确性就会提高。这是人的另外一种需求。


image.png

原始狩猎


我把这种叫主动模式。一个游戏,比如削水果或者俄罗斯方块,里面的某个部分很有意思。如果没有这个部分,游戏就会很乏味。电影却不一样。这两者能不能做结合?不好说,但这是人的两种不同需求。做游戏的时候,一定要强调可玩性;做电影的时候,一定要强调叙事性。


image.png

 

最后再分享一点,我们看到在中国VR的兴起铺天盖地,而美国那边却没有什么商业化的例子,因为三维影像里或者是全息影像里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光场的问题。至少就商业化而言,可以说,我们现在走的这个方向——影像革命、视觉革命的方向没有问题。VR作为它其中的一部分也是没有问题的。我们要重视中国自身的市场优势。另外我觉得还是要多关注像美国这样的发达国家的科技,因为他们也在推动着整个行业的发展。


我每次都会说一句话——预见未来最好的方式就是创造未来。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