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中心新闻

北京电影学院: 应用未来影像技术夯实中国电影学派

 

2016年7月20日,经北京市教育委员会认定,由北京电影学院联合国内外高校、研究机构和知名企业建立的“未来影像高精尖创新中心”,正式成为新一批“北京高等学校高精尖创新中心”之一,这也标志着自2014年启动的“北京高等学校高精尖创新中心建设计划”初期目标的达成。


“未来影像”,顾名思义,要立足于应用未来影像技术,创新电影语言体系与表达方式,发展与夯实中国电影学派。为实现这一宏伟愿景,该中心计划创制未来影像采集、制作、呈现等科技体系,以世界电影产业的重大需求为导向,提升中国电影科技的自主创新能力;创研未来中国电影的产业模式及保障体系;引进国际顶尖专家,培养若干领军人才——创新的银幕,正在缓缓拉开。


image.png

 


缘起:把“世界的头脑”请到北京来


2015年10月23日,北京市教委认定了首批高精尖创新中心,在13家院校中只有1家是传统意义上的艺术院校,即中央美术学院。“中央美术学院是教育部直属重点大学,而北京高等学校高精尖创新中心建设计划的所有资金都来自于北京市政府的财政支持,希望支持更多的北京市属院校。因此,中央美术学院签头并搭建平台、带动4所北京市属高校——北京工业大学、北京建筑大学、北京电影学院、北京服装学院进行协同创新,以此搭建空间北京、图像北京、时尚北京和生活北京4个板块。”未来影像高精尖创新中心副主任、科研信息化处处长刘军介绍。


image.png

未来影像高精尖创新中心副主任、科研信息化处处长 刘军


事实上,在北京电影学院2015年开始进行高精尖创新中心的筹备与申报工作之前,就已经依托中国电影高新技术研究院建设了“中国电影高新技术协同创新中心”,并成功获得北京市教委的认定和连续四年的资金支持,每年获得800万元左右的专项资助。


北京电影学院副校长王鸿海曾在2016年科研工作会议上做总结并指出,中国电影高新技术协同创新中心经过四年一个周期的建设,已成功参与科技部科技支撑计划项目,在一定程度上探索了协同创新的模式与机制,培养诸多创新人才,助推了北京电影学院电影技术学科体系的建设。他同时表示,2014年北京电影学院启动建设的“电影与文化软实力协同创新中心”,使北京电影学院作为3所北京市属高校之一进入到教育部组织的全国“2011计划”盲评序列。虽然教育部不再进行“2011计划”的评审工作,但是通过该项工作,进一步凝练了该校科研工作的主攻方向。


image.png

未来影像高精尖创新中心执行副主任、首席艺术家,北京电影学院副校长 王鸿海


北京电影学院党委书记侯光明则认为,高精尖创新中心这一战略计划,对于电影学院来说是必须抓住的战略机遇。“在中国,高校发展是需要政策平台的。正是基于这一认识,学校积极申报了北京市推进的高精尖创新中心,由此搭建起重要的平台。高精尖创新中心是北京市科研发展的重大战略举措,是‘211工程’和‘985工程’在北京市的发展和延续。在现有规模、资源和科研能力下,我校提升科研能力的基本思路有两个,一是创新机制,二是引入资源。高精尖创新中心就是这样一个总抓手,它既有科研机制的创新,又有外部资源的引入,是很好的契合点。”


image.png

未来影像高精尖创新中心主任、北京电影学院党委书记 侯光明


可以说,高精尖创新中心是对协同创新中心的一种超越,各校高精尖创新中心的资金分配比例可以根据自身情况进行调整,完全自主化地制定经费管理办法、规章制度、人员招聘规则等。刘军对此的理解是,“目前北京市要建设成为科技特区和人才特区,在高精尖计划的支持下,我们可以将世界范围内的优秀团队挖过来,并给予高端人才完全市场化且具有国际竞争水平的工资。这个计划最重要的目的是把‘世界的头脑’请到北京来,让他们帮助我们来建设。建设思路是经费的70%要用于国际创新人才的聘用、国内创新人才资源的整合,而不是购买设备。”


 

目标:最终建设中国电影学派


成功申报并获批未来影像高精尖创新中心的关键是找准身定位,明确建设目标。刘军说:“我们到北京市委常委、教工委书记苟仲文的办公室进行汇报,刚开始想定位在科技的范围内,苟书记也强调电影是高新科技。但是考虑到文化软实力是国家的重大急需,尤其是目前中国电影市场票房虽高,但还是要进一步提高讲述故事的能力,我们要找到中国电影新生的现代化路径。因此,在与专家不断商议的过程中,我们提出最终的目标是建设中国电影学派,想要达到这一目标,需要顶尖的科技。”


image.png


当下电影技术日新月异,一方面,必须承认我们和国外存在一定差距。但是另一方面,这也是一个实现突破的绝好契机。现在电影技术的发展模式已经发生了改变,不仅追求高清、特技,而且强调体验感与沉浸感,VR(虚拟现实)、AR(增强现实)技术的出现为电影开拓了全新的领域。


刘军认为,在这一革命性的领域,至少中国的电影技术有机会和世界并跑。“在关注技术革新的同时,我们还要关注艺术,包括整个产业的变革、新的发展模式等,最后形成中国电影学派。要从电影语言、电影科技、电影产业各个方面推进,以此实现这一目标。同时,产出的将会是高级的电影专门人才,以及国际化的学科建设,由此满足教育部提出的‘双一流’任务要求,即要有一批世界一流水平的高校和一流水平的特色学科。”


从艺术高校的特点以及北京电影学院自身建设出发,刘军认为,除了教育部直属的大学外,在北京市属的院校中最可能具有一流高校和一流学科竞争资格的就是艺术院校,这是绝佳的历史发展机遇。“目前,北京电影学院名列世界电影院校第三名,在电影的领域可以说已经是世界一流,但还是比较专门化,只是局限在电影。从国内一级学科的角度来讲,是戏剧与影视学。


电影、电视、戏剧三个领域来说,电影学院不能打包票在整个戏剧与影视学一级学科里是世界一流。因此,要在自身强项的基础上,有所扩展和提升。另外,还要提升国际化水平。通常在一所国际化的学校中,国际学生约占10%、教师约占10%,像美国高校就有大量的留学生。北京电影学院每年留学生有200人左右,按照电影学院不到3000人的规模来说,接近10%。”

 

方式:内部创新与外部引入


2016年5月30日,李克强总理在全国科技创新大会、两院院士大会、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九大第二次全体会议上强调:“我们不能用管理行政人员的办法管理教学科研人员。要通过体制机制改革来激发科技创新活力。”侯光明表示,在加强高精尖创新中心的建设上,学校要贯彻李克强总理的讲话精神,建立科研特区,给老的科研体制松绑,为科研人员开展研究加油。


具体来说,高精尖创新中心根据自身章程进行运作,搭建组织机构,实现自身管理。该中心制定了《北京未来影像高精尖创新中心财务管理制度(暂行)》《创新中心人员聘用及管理暂行办法》《中心聘用人员岗位年薪标准》等制度,目的在于放开财务管理权限,把人的力量调动起来推进创新,以四两拨千斤的方法建设高精尖创新中心,为其持续、健康发展提供有力支撑。


除了内部创新之外,还要通过畅通渠道和引进资源的办法来促进中心建设。侯光明对此解释:“畅通渠道就是要打破一亩三分地的思维,拓宽合作模式,通过组大团队、做大项目、出大成果的方式,助推中心建设。引进资源主要是加强校际合作、校企合作。”在校际合作方面,北京电影学院协同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山东大学、北京理工大学、北京建筑大学、中国传媒大学等高校专门科研团队,共同建设“未来影像高精尖创新中心”;在校企合作方面,与中国电影集团公司、微软公司、梦工厂动画公司、歌尔股份有限公司、北京诺亦腾科技有限公司等知名企业展开合作,以完成中心关于艺术、科技和产业的三大任务,实现总体建设目标。


同时,积极聘请如詹姆斯·卡梅隆、尼克·鲍威尔、李安、张艺谋、陈凯歌、侯孝贤等全球顶级电影艺术家作为咨询委员会成员,为中心建设提供关于学术、科研、创作及产业的最新发展信息,并提出人才引进、成果应用、协同合作等方面的建议。

 

成果:艺术、科技、产业三位一体


未来影像高精尖创新中心建设的目标是,最终形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中国电影学派。王鸿海表示,中心将围绕目标任务,在艺术创新与研究方面,着力于实现理论创新和叙事创新;在科技研究方面,着力于实现技术研发和应用研发;在产业研究方面,着力于创立产业标准、完善智库建设。在完成三大任务的过程中,在跨学科、跨领域、多国协作的基础上,实现领军人才的培养。 


建设中国电影学派是一个系统化的过程,需要从不同方面进行分解、最后整合。未来影像高精尖创新中心从艺术方面提出对整个中国电影理论流派进行梳理。刘军说:“中国电影和西方电影不完全一样,在学院派路上走过很多弯路,也取得过辉煌的成绩。今天我们提出的新学院派,旨在表达当下中国人的生活情感、美学追求和精神认知,这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进行梳理,北京电影学院应承担起这一使命。”


image.png

中国电影谱系研究项目组


在此基础上,该中心旨在创作出一系列的大片,不仅有商业大片,还有文化大片。这些影片首先要表现当下中国的文化精神,其次要运用新的技术方式和电影语言。北京电影学院近年来着力培养领军型人才,如文学系教授曹保平(电影《追凶者也》的导演)、动画学院副教授陈廖宇(电影《吃货宇宙》的导演)、文学系副教授梅峰(电影《不成问题的问题》的导演)等,他们执导的影片不仅国内叫好,还斩获了国际级大奖。


该中心正在摸索建立一批工作室,将国际艺术人才直接请到中国来指导学生、与国内教师合作拍摄影片,这样的作品更加有利于国际接受,同时有利于中国文化“走出去”。对此,刘军表示,北京电影学院的优势在于艺术家和学术人员可以提出和国外艺术大师合作建立工作坊、拍摄实验短片,并且得到未来影像高精尖创新中心的资助。


另外,长期以来中国学者、电影人在国际上发表论文比较难,他们也许拍片很好,但是论文在国际刊物上缺少话语权。为改善这一现状,未来影像高精尖创新中心与国际刊物达成战略合作协议,每年至少在美国西雅图举办一次中国电影展映活动,推介中国非商业性的、在艺术与技术领域有所创新的影片,并且请外国专家撰写论文,一起讨论中国电影的创新发展。这样能够使中国电影人的研究成果,以及研究中国电影的学术成果在国际刊物上得到发表,增强科研成果的可见性。


同时,有利于北京电影学院新兴专业和师资队伍的建设。与此同时,未来影像高精尖创新中心计划在世界范围内设立一系列中国电影节,旨在让世界看到中国电影的旗帜。“全世界电影人都在看奥斯卡,并以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为荣,这使得好莱坞所向披靡。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文化自信,我们应该让世界看到真正具有中国气派和文化品格的电影。”刘军强调。


image.png

《不成问题的问题》电影海报


艺术创新与研究需要技术和产业的有力支撑。刘军谈到,对于电影技术这一领域,当下世界各国的产业巨头都在纷纷投资新的技术,如果中国只是醉心于市场形势好,不去关注最新的技术,那么等其他国家的电影技术一旦转化,我们则来不及追赶。因此,必须紧密追踪电影科技的发展。


在未来影像高精尖创新中心成立的短短半年时间内,已经正式签约7位外籍专家作为国际顾问,其中有2位美国工程院院士。2016年12月1日,由北京电影学院与中国电影电视技术学会共同主办,未来影像高精尖创新中心与中国电影电视技术学会先进影像专委会共同承办的“ICEVE2016”——第七届北京国际先进影像大会暨展览会在北京电影学院召开。


这次会议规模空前,邀请了众多国内外的顶级专家。影片《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的3D摄影师杰梅特里·波泰利(Demetri Portelli)也来到现场,以一名一线产业探索者的角度阐述了创作世界首部120帧/4K/3D电影的技术与艺术动机。这次年度盛会将国内先进影像技术的热点充分带动起来。


image.png

《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3D摄影师 Demetri Portelli  


未来影像高精尖创新中心结合当下最新电影技术,做了一些具体的研究。如对VR头盔的安全性进行实验研究,并探讨制订相关的行业使用标准;邀请北京电影学院年轻且富有创意的摄影师、导演与科学家一起,将最新技术应用于短片的拍摄,如《龙凤诀》《刀背藏身》等,在完成后要写下文字阐释,作为中心的研究成果。有些人可能会质疑电影学院是搞艺术的,没有力量做技术创新。


对此,刘军说道:“我们正是依靠高精尖创新中心的机制使一批高水准的科研人员将成为有用之才。比如中心的首席科学家是山东大学计算机学院、软件学院的‘双料院长’陈宝权。这些人帮助我们研究最顶尖水平的技术,使得电影如虎添翼。这就好比迪士尼是动画公司、电影公司,但它有迪士尼研究院(Disney Research)作为高科技的支撑。因此,技术创新是下一步中国电影业实现腾飞和革命的关键。”


在艺术和技术的创新研究之后,未来影像高精尖创新中心要进一步成立产业智库。“行业究竟怎么发展、规律是什么、瓶颈如何突破,这些都是我们需要深入思考并探索解决的问题。”刘军说。为实现建设中国电影学派的总体目标,艺术创新与研究、科技研究、产业研究三个部分互相支撑、共同作用。在研究过程中,中心采用不同的机制,如为艺术家成立工作室、为科学家成立实验室,在这个过程中实现人才培养,并发表高水平论文、召开世界级学术会议,以此进一步提升学科建设水平。


采访最后,刘军谈到了艺术院校在创新方面的特点。从科学研究的角度来说,尤其是国内艺术院校的布局,艺术更多是作为技术的一种应用,存在于创作和生产领域。因此,他将艺术院校的创新称为“创意科研”,与自然科学有板有眼的研发不一样,更多需要的是创意。比如,导演要拍摄一部影片,先要有创意,然后要明确需要哪些领域的人作为支撑、使用何种技术,并有针对性地请科技、产业、艺术方面的团队来合作。


大家在这个过程中进行思维的碰撞,从而使灵感迸发。“艺术院校的创新不能套用综合性大学的研究方法,它具有多义性、不确定性和创意性,其中艺术家独特的个人禀赋也会起到一些决定性影响。电影需要各个行当通力配合。艺术院校高精尖创新中心更多是提供一个高水平的平台,将国内外的艺术家、科学家、工程师汇集在一起。”


有人说,电影是造梦的艺术,梦中的画面越惊艳,越让人难忘。这其中既包括讲述故事的能力,又不能缺少高新技术的支持。其实,所有的艺术门类都在创造美好又真实的梦境,浸润人们的心灵。希望北京高等学校高精尖创新中心3所艺术院校的星星之火,可以燎起全国艺术院校的创新之势,共同推进中国艺术教育发展,为实现“中国梦”贡献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