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人物专栏

ICEVE精选 | 我们和虚拟现实协会会长聊了聊VR现状

导语:本文是由未来影像高精尖创新中心举办的ICEVE2016(北京国际先进影像大会暨展览会)的精华演讲及专访整理而成的系列专题文章,本系列内容涵盖专家专访、大会报道、行业纪实等,致力于梳理和提炼ICEVE大会的精华内容并传播给行业和大众。


Jim  Chabin自2009年起担任国际先进影像协会会长,致力于推动艺术与3D和其他先进科学技术的融合发展。


曾任电视艺术与科学学院(艾美奖的颁奖单位)前任主席,Promax/BDA总裁,E! Entertainment Television市场总监,CBS西海岸营销主管,洛杉矶KCBS-TV销售主管,旧金山湾区KISS AM-FM广播总经理,加州广播协会副会长,棱镜奖委员会成员,环保媒体协会顾问,UCLA及USC广播与电影学院讲师。他同时担任TIVO公司在发售期间的企业顾问和DOTTV公司在域名市场的推广,他目前还是洛杉矶格芬剧院的董事会成员。

 

在过去的7年间,Jim Chabin飞行了上百万英里,成功在好莱坞、纽约、迪拜、新加坡、悉尼、布宜诺斯艾利斯、雅典、孟买、伦敦、莫斯科、柏林等级举办了国际先进影像协会的上百场活动,并得到中国政府批准在成都举办了国内首个影视技术市场领域的国际级会议。



image.png

Jim Chabin


靖宇:你好,我们来聊聊虚拟现实吧。


Jim Chabin(以下简称JC):你一定很看好虚拟现实的未来。

 

靖宇:是的。

 

JC:他们所担忧的是,索尼在这方面的能力不够,不足以做出完美的VR,这一点之前也提到过。我们需要电影制作人去创造虚拟现实。因为我们每年会做二十或者三十次VR。我们需要数百人,而且是独立电影人,有了这些卓越的年轻人投身于此,才能保证这个项目获得巨大的成功。


靖宇:你说得对。那他们有没有向你展示他们的作品,像第二代设备或者索尼推出的PSVR①那样?

 

JC:他们展示了,给我们演示了最新的模型。它看起来就是你在新闻里看到的那样。不过,他们之前实际演示的许多东西都给我们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我觉得你甚至可以说:“他们正在展示的,是目前能触及的,最顶尖的东西了。”正如你所了解的,第二代和第三代的计划已经准备就绪了,如果这是他们正在做的,那我只能想象到一年后或者两年后的样子。

 

靖宇:好。看样子他们已经有了一些更好的主意?他们只等着将来再展出对吧。

 

JC:应该是的。虽然我第一次去北京是在1992年,但我第一次去北京电影学院刚好是在《阿凡达(Avatar,2009)》上映后。那时不管是在好莱坞、北京还是伦敦,每个人都被3D所吸引,大家都想看看3D剪辑,提点儿问题。可现在,仿佛都已经过去一百多年了,如今大家都说,“3D!哦,我已经看过上百万个3D了。”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才是新东西,是非常神秘的,你知道,每个人都对它很着迷。但关键在于,Jean,七年了,对吧?对于VR,所有人都会说“哦,我知道这个。”


image.png

《阿凡达(Avatar,2009)》剧照


它将是个新的事物,我不知道将来会怎么发展,但是美国有传言说新的苹果手机,iPhone 8,将会是一片半折叠的玻璃,可我有新的iPhone,它并不是那样的。对了,你知道记账卡,你也有记账卡,如果你想要大脑放空不去管它,我在想:“为什么他们把记账卡弄的这么麻烦?”然后就有传言说,明年准备自动收费,所以你只需要放下手机,就能自动实现,不用再去连接你的iPhone 8。


可是,在七八年以前,所有的这些都是未知的新事物。而现在我们进入2017年,如今正是VR的时代。人们说:“哦,我认为这只不过是个噱头,我不知道VR能不能实现。”可它将会实现,它会实现的,就像3D那样。


现在我们可以展开聊一下。

 

靖宇:嗯,首先非常荣幸能在北京和你谈论这个。据我了解,先前在好莱坞成立了一个叫做VR社会的组织,这实际上是个全新的组织,所以我很想问,为什么这些在好莱坞工作的人会去那儿呢?

 

JC:我认为之所以会产生虚拟现实和这个VR社会,是因为在那里你可以拥有极具创造力的人才去做有创造性的部分,打破对于技术人才、技术专家和工程师们的依赖。工程师和那些创造技术的人并不拥有非凡的创造性技能。对吧?他们不知道怎么去制作虚拟现实,所以VR社会是为了把这两个群体组合在一起而成立的。让他们充分沟通,共同合作,并把虚拟现实打造成一个非常好的商业业务;让年轻的电影制作人能够赚钱、谋生、成为专业的VR创作者。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成立组织、推动他们向前直到取得成功。


靖宇:是的,也许这就是为什么能看到一些大工作室也加入到了VR社会这个组织里,我们了解到,像AMD、NVIDIA,还有其他的技术公司都是如此。

 

JC:对,所以当我们提到有话语权的新媒体的时候,通常会想到迪士尼、福克斯、梦工厂、索尼影业和华纳兄弟等公司。可有了VR技术以后,你就相当于拥有了上述全部知名媒体公司外,以及万达、IMax、阿里巴巴、亚马逊、Netflix、英特尔、AMD、NVIDIA和谷歌;所以关于虚拟现实的各种层面要比电影产业大得多。这将是一个非常庞大的行业,包罗万象,从房地产到娱乐再到旅游等等。

 

靖宇:是的。仿佛所有有创造性的东西都被包含在这个新媒体里了。

 

JC:是的,是这样。今天你看那个演示了吗,阿里巴巴的剪辑?他们现在是一个虚拟商店,对吧?你可以通过网络购买想要的东西。他们正在使用着虚拟现实,让你能够实际看到这个手包以便于你在阿里巴巴上的购买。所以,我们将在现在想不到的地方看到它,或许我们只能想象,但是我认为在接下来的三到五年里,它将改变人们做所有事情的方式。

 

靖宇:或许我们能用VR做些,差不多,极大部分的事情,有点像《黑客帝国(Martix, 1999)》里些许恐怖的虚拟程序。


image.png

 

JC:是的,我正身处去往亚洲的长航线飞机机舱中,戴着一个VR头戴式显示器,正在收看一些内容。当我戴着它时,我不会觉得自己正在一架飞机上。对吧?那么,根据这个,我觉得,无论你在医院里还是飞机上,各种地方,都能够用VR来改变你的体验,使周围的环境变的更加舒适。所以它可以被广泛应用于我们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


靖宇:可实际上,不论是在屋内还是屋外空间,使用VR都会让人感到不那么舒服。这可能会很频繁,你会感觉......

 

JC:会联想到有人在医院里,对吧?不过他们已经进行了一个测试,摔坏了腿或正在从某些状况中恢复过来。医院可不是个让人愉快的地方。那儿很嘈杂,人们发出各种狂躁的声音,正打扰着你的睡眠。试想你可能在医院,但实际上你可以躺在泰国的某个沙滩听海,这就是我认为能帮助你治愈身心的方式。将会很有益处。还有,让年轻的学生坐在教室里就能去看到埃及的金字塔,那将有多少教师会去思考和研究这种有可能改变他们教学方式的东西。想想就觉得非常激动人心了。

 

靖宇:嗯,我觉得谷歌可能已经在Expedition平台这样做了,这个项目面向学校的学生和老师,老师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控制所有的系统,学生则可以使用所有的程序,你知道的,戴着谷歌纸盒眼镜就能看到现在无法到达的地方。

 

JC:洛杉矶年轻的学生们能够参观中国的万里长城。中国学生也能参观好莱坞。所以它不仅仅是娱乐,更将应用于许多其他的应用程序中。

 

靖宇是的,那么就虚拟现实而言,好莱坞和演艺圈的态度是怎样的呢?他们怎么看这个新技术?

 

JC:我认为好莱坞非常重视虚拟现实,毕竟正如我们所知道的,电影已经有上百年的历史,电视也已有六七十年了;所以他们正热烈的观望。创新者正思考的是,如今12岁的青少年去电影院看漫威或是张艺谋的电影,但当他们到了20或者22岁,他们还会乐意去影院吗?我认为大多数好莱坞人的观点是他们确实会想去看《星球大战(Star Wars,1977-2005)》,但其实可能更想要置身于《星球大战》中,比如在电影里驾驶一架战机。


所以好莱坞对此非常非常重视。在伦敦有英国广播公司和天空电视台,几乎世界各地,所有的主流媒体公司都在虚拟现实领域投入了巨资,因为他们认识到虚拟现实将会把体育赛事变得更有趣,你可以把观众和足球运动员放在同一个赛场上。所以无论是奥林匹克还是娱乐,每个人都在期待,期待这个可能变成我们设计情节和娱乐大众的下一个平台。

 

靖宇对,就像如今我们看到漫威电影和迪士尼电影,都在为他们的大型制作电影做VR体验。像《彼得的龙(Pete's Dragon,2016)》等等。

 

JC:还有《火星救援(The Martian,2015)》。所以,明年几乎每个大电影都会配套一个虚拟现实的体验。


靖宇可是,看起来VR体验就像是这些大电影的一种营销手段或者说是步骤。

 

JC:是的,现在还没有足够的VR头戴式显示器,或许全球就几百万个。所以我觉得现在VR还只是实验性的东西,他们正用这个体验来推广电影。


但是,很快,我们就会开始,体验到虚拟现实。雷德利·斯科特导演的《火星救援》,已经被做成了VR,而且二十世纪福克斯电影公司正以20美元的价格售卖。如果你想体验和《火星救援》里的马特·达蒙一起在火星表面,你只需要支付20美元下载一个虚拟现实。戴上你的设备就能和他一起漫步火星。所以我认为他们现在非常关注一件事,就是“如何把VR做成一个商业项目”,那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我们即将看到5或者6美元(约30-40元人民币)就可以进行一次VR体验,就像你去买一个视频游戏或者蓝光光盘那样简单。

 

靖宇: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大型工作室和公司并没有制作出大量的或是能达到正片长度的VR体验,毕竟还没有弄明白怎么把它货币化回笼资金。

 

Jim Chabin(以下简称为JC):这还不是个问题,我觉得又回到刚刚提到的,到底有多少VR头戴式显示器。我们需要一千万甚至两千万套。一旦我们有了那些头显和顾客,那么就能够投资创新。好莱坞工作室现在正在做的一件事就是,当我们提到像《星球大战》或《火星救援》这样的电影,这些花费上亿美元来制作的电影,就《火星救援》来说,其中大部分经费是用来建设火星表面的特殊效果。


所以,相当于全部构建都已经在电脑里完成了,那他们就有能力从中去用大量的现有材料创建一个虚拟现实体验,一个极其高质量的VR体验。所以当我们着眼于哪些组织能够创造出了不起的VR体验时,会发现是中国的一些大型电影工作室、日本的放送协会、伦敦的英国广播公司和天空电视台。他们都是已经制作出了完美的内容和投资的公司,能够用已经买好的材料创造出其他人无法完成的东西。

        

靖宇:对,所以在一定程度上,这些公司仍有机会去引领某种类型的VR内容创建过程。

 

JC:这些公司已经有了资产,也有创造性内容,以及所有数字化特效和动态图形。所以当你想到一部漫威电影,它是怎样的呢?它不仅是动态图形,更是具有大量特效和巧妙内容的动态图形的组合。那么,当我们关注到这一点时会觉得,“漫威将会处于有利地位,比如‘让我们打造一部《奇异博士(Dr. Strange, 2016)》吧,不仅是电影,而且还有庞大内容支持的《奇异博士》虚拟现实体验。”


image.png

《奇异博士》剧照


他们已经在这方面投入了资金,组建了创意团队,甚至已经确定了演员,那为什么不伴随电影构建VR呢?这也就是我们为什么会一直持续把焦点放在这类公司身上,因为我觉得他们有能力做成这件事。毕竟他们已经在为电影着手于VR了,也就能快速的创造高价值的东西。

 

靖宇:是的。这就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一些视觉特效公司也进入了VR行业或是想做些关于VR的业务,像是数字领域的Frame Store公司。

 

JC:我有个在迪士尼就职的朋友曾说过,“在迪士尼电影公司,我们所做的是动态图形业务,这也是电影本质。无论是动画电影还是真人电影,我们一直都在做动态图形。而虚拟现实是什么?它就是动态图形。所以对我们来说容易理解。尽管我们需要去学怎么做VR,毕竟它和做电影、电视节目还是不一样的,但即便讲故事的方式不同,我们还是设计者,也善于运用高科技、创意人物和设备去做这些事。”所以我觉得,他们相当自信的认为如果投入适当的物力、财力和人力,他们定能创造出神话般的虚拟现实体验。

 

靖宇:但是当提到用虚拟现实这个崭新的媒介去创作故事,我个人认为像一些正试图做360度视频和计算机动画VR内容的中国团队,几乎每个人都曾说过:“呃,用这种新媒体做故事真是太难了。”

 

JC:你知道,把虚拟现实和电视节目、电影相比较,就像把剧场和一本书相比较一样,迥然不同。一本书是一个故事,但这不是电影和电视节目的讲述方式。

 

所以我们下一步要搞清楚的问题是,VR是不是必须讲述一个故事。它可能把你置于故事里,然后让你自己去探索这个故事的内容,这个我们还不甚清楚。虽然我认为将会看到通过各种不同方式应用的VR,但我们一定会解决这个问题。《火星救援》的VR体验就非常棒。假设你身处火星表面,一抬头就能看到浩瀚无际的星空,还和马特·达蒙一起驾驶小型火星车兜风,四面环顾地表岩石,而宇宙飞船就在那边,顿时你冒出一个想法,“天呐,这肯定就是在火星上的感觉了”。这是个故事吗?我不知道。这是种体验,是你能置身于火星的体验,并不是我们习惯的电影院或是电视剧里必要的故事。VR不一样,很不一样,我们在尝试新事物,这也就是为何它如此令人兴奋。

 

靖宇:是的。今年四月份,因为克里斯(Chris)和斯特隆伯格(Stromberg)来到中国,他们得到了本地大型企业的投资,我体验了五分钟,感觉到它更像是个游戏——视频游戏。


JC:对。这是一个全新的VR……其实不是游戏也不是电影,对吧?它更不是电视节目。VR是全新的、令人狂热的东西。假设你要制作一个电视节目或是3D电影,你会切实选取一个核心概念,并且不断的优化。再假设你还采用4k超高清拍摄,你会不断的用一个已存在百年的系统去优化这个概念。这个脚本中,你有自己的演员阵营、场所、配乐、灯光和摄影艺术。可VR却与上述所有都不同。它是完全不一样的媒介,我认为有创造力的人们会对此非常兴奋,因为他们想要跳脱出陈旧的圈子,用摄影机尝试他们提出的想法。


靖宇:是的,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像,詹姆斯·卡梅隆或者斯皮尔伯格这样伟大的导演都会说 “我不知道怎么去形容VR,因为对我而言,有点像视频游戏”,但说实在的VR确实有视频游戏的特征在我是说 体验的时候。

 

JC:我认为在2017年,也就是史蒂文·斯皮尔伯格下一部大型电影里,VR应该就会显露眉目。

 

靖宇:那个《一号玩家准备(Ready Player One,2017)》。我了解过关于这本书的讯息。


image.png

image.png

 《玩家一号准备》书籍封面(上图)及电影海报(下图)


JC:对,《一号玩家准备》!一个完全关于虚拟现实的电影。所以,即便是史蒂文·斯皮尔伯格,他的下一部大片都是关于虚拟现实的,所以你想啊,那个电影可能会包涵一个虚拟现实的部分,你不觉得吗?


你将前去观看电影,然后可能会领略到能带领你去往秘境的VR体验,只是当《阿凡达(Avatar,2009)》上映前,没有人真正听说过3D电影,然后《阿凡达》出现了,之后人们一旦看过《阿凡达》这部电影,顿时就掀起了全世界3D电影的热潮,现在也变得非常普通了。你知道,大型电影有很多是3D的。你或许能在IMAX里看到它,通常也能在3D里看到。


所以我认为《一号玩家准备》对虚拟现实的影响大致堪比《阿凡达》对3D电影的影响。况且这一切都来自于史蒂文·斯皮尔伯格,你知道这将会是一部非常厉害的电影,一部全球性科普VR的作品。所以我认为它将向全球范围内许许多多的观影常客介绍虚拟现实,这个方式以前从没有过,但是没有比史蒂文·斯皮尔伯格更棒的故事讲述者了。对了,你读过《一号玩家准备》这本书吗?这是个相当激动人心的故事,并且我认为史蒂文·斯皮尔伯格会呈现出一个超棒的电影,在一年后推上荧幕,他们现在正在紧锣密鼓的制作中。


image.png

斯皮尔伯格及《一号玩家准备》主要演员

 

靖宇:是的。但并不是非常的期待,我曾经问过克里斯和斯特隆伯格好几次,“你怎么看待斯皮尔伯格的VR体验?”,他们只回答说“这是种家庭体验”,这是我能回答的全部了。

 

JC:是的。史蒂文·斯皮尔伯格等人已经在制作那种VR效果了,我认为2017年初就将推出,所以差不多再过几个月就能看到了。而且很显然,每个家庭成员都可以去享受VR带来的乐趣,可他们还不允许任何人谈论太多,因为他们想对大众保留一些神秘感,直到它正式发行。

 

靖宇:是的。有点这个原因,我感觉这种做法跟电影行业和公司的技术宣传有些类似。

 

JC:是的,让你满怀期待。一直等到它真正问世。

 

靖宇:是的。刚刚我们说到斯皮尔伯格的那部《一号玩家准备》,我了解到像IMAX和其他公司也在试图建立VR体验中心。比如线下的,在购物中心里安放。

 

JC:是的,所以IMAX投资了星风工作室②。他们正在筹备第一个VR体验中心,最早明年在洛杉矶开张。我已经迫不及待的要看看它的全貌了。不过,IMAX也正在斥巨资建设VR,我相信我们大概一两年内就能在中国IMAX电影院大厅看到VR体验机了。VR时代终将到来。

 

靖宇:是的,这就像一种电影消费的新方式,比如你付了10美元(约67元人民币)去看一场电影,然后另付了5美元(约33元人民币)体验这部电影的VR效果,其中会有另一个捆绑的东西,说到底,这实际上是一种体验电影的方式。

 

JC:是的。让我们试想一下,会有一个新的东西,那就比如说《一号玩家准备》或者是下一部《星球大战》。我会支付18美元(约121元)去看IMAX的这部3D电影。

 

那迪士尼可能会说,好吧,你愿不愿意支付29美元(约195元人民币),可以在周末的时候去IMAX看3D电影,同时你也能自己驾驶一架星际战斗机,此外你在影院看过这个电影之后还能回家下载,永久享受这场虚拟现实。也就是说,当你去看电影时,你会拥有一个美好的夜晚,然后你还可以把它带回家,用你的VR头戴式显示器一次次重温那些经典片段。所以我认为这些就是即将出现的东西,听起来相当激动人心。

 

靖宇:不过有件事真的让我有点担忧,就是,假设我们有了一个VR体验中心,像是IMAX的VR中心,除了IMAX的荧屏和影院,我们大概一年能看到上映的400到500部电影,当然这指的是在中国。问题就在于你无法保证制作如此大规模的优质VR体验,让顾客源源不断的回流。

 

JC:那也是制作电影的挑战啊,不是吗?每年都会制作出许许多多的电影,但去年有多少好电影能让你讲出“这是我看过最棒的电影之一”呢?不是很多。制作出一部极其特别的电影,是非常艰巨的任务。VR亦是如此。我认为我们不得不要做出数百个体验,只是我希望你能从中找出10到15个你无比喜爱的VR娱乐。


靖宇:毫无疑问现如今大家都在谈论VR这个领域里最大的发展障碍,就是我们都没有杀手锏,没有足够强大的内容支撑,足够引人注目的VR内容。那你认为当提到创建内容,面临的困难是什么呢?

 

Jim Chabin(以下简称JC):对于3D来说,杀手锏是《阿凡达(Avatar,2009)》。对吧?《精灵宝可梦Go(Pokemon Go)》,几乎所有美国小孩子都在跑来跑去,为了玩《精灵宝可梦Go》。


我之前在哪儿都没有听说过。但突然之间每个人都在玩,轰动一时。《精灵宝可梦Go》是真的增强现实,也就是我们所说的AR。所以,我们会找到杀手锏级应用的。我不知道它会是哪个,但是一些伟大的创意定会创造出巨大的轰动,不过,就像我们需要大热的电影和电视节目一样,我们也需要大热的VR体验去震撼人心,但我们才刚刚开始,我认为那些来自北京电影学院、上海、洛杉矶和伦敦的有才华的年轻电影制作人会创造出全球都想观赏且认为非常惊艳的东西。


image.png


我们还没有看到,目前还没有。可毫无疑问,从今开始的两年内,当我们再次坐下谈话时,我打赌我们将会谈到3个大热的VR体验。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它们,因为还没被创造出来。但我认为杀手锏一直在那里,只是我们只要静静的等待,期待它呈现给大家的样子,没有任何途径去提前猜测。


我们可能听到有人说,“在中国,他们正把VR用于房地产,让你在买房之前能先看到房子的样子”,洛杉矶已经完成这个创举了。邮轮航线正在使用VR,假设你想在这条航线上度假,你可以在去之前看到你的客舱和游轮的模样。所以,这里有很多有潜力的应用,我们不知道哪一个将会是杀手锏级的,目前还不清楚。

     

靖宇:娱乐还是某些特定的领域?

 

JC:我认为我们准备做出些热门的VR游戏和体验,但同时对VR来说将会是杀手锏级的东西,不一定和娱乐相关,还不清楚。我们不知道他们会怎样。我只知道日本有些人告诉我2020年东京奥运会中,他们准备用VR去做奥运会项目的电视直播。


体育赛事或者纪录片中,VR几乎都可以被应用,你应该能说出所有行业或者情形里,VR可能被应用的途径,但我们不得不再等待一阵子。我们必须清楚,只有公众才能决定他们想要用VR做什么。

 

靖宇:我认为现在创作者正面临的困难之一是他们缺乏设备或者说缺乏采集设备,像摄像机这种。适合录制360度影像的摄像机或者专为虚拟现实内容准备的设备,目前人们大多使用六个摄像头的运动相机,但却无法升级系统。那些360度的视频质量令人堪忧。

 

JC:是的……这些现在都是挑战,不过我们做了工作,VR社会已经进行了一些调查。


调查出的问题表现为:很多导演表示摄像机不够好,所以我们需要性能更出众的设备、更好的视频拼接以及后期制作软件。头戴式显示器有些笨重,他们虽然不是很重,但我认为人们会对戴这样的显示器感到犹豫不决。他们需要缩小尺寸,让它更像是轻巧的太阳眼镜,同时也要削减成本。Oculus设备在美国大约售价在800美元(约5400元人民币),HTC Vive头显也比较贵,如此高昂的价格使得我们必须降低一些。我们务必要把头戴式显示器制造的更加轻巧,更方便去使用,摆脱头戴时的系绳。

 

我们需要把它们和电脑切断链接。在生产过程中,我们需要搞明白VR产品的工作流程。所以我们得把它弄清楚。有趣的是,无论是英特尔、AMD或是HewittPacker,这些大型工业计算巨头都在致力于此。


所以我认为,头显和我提出的这些问题可以得到解决,我想他们会很快得到解决。但现在我了解到,好莱坞的一些大导演正担心,当他们拍摄一部电影时,即便他们有最好的相机、照明和所有的资源,对于VR也还是有很多类似的东西尚未到位。

 

靖宇:嗯我想是这样的,我记得我曾和Lytro公司的埃克利先生(Akeley)谈过这个问题。当我问什么时候能用到光场摄像机,什么时候能推广到好莱坞使电影制作人能用光场摄像机进行真正宏大的VR内容创建时,他说道:“也许你可以期待一下明年”。

 

JC:我觉得大家对光场摄像机有浓厚的兴趣。现在它也挺庞大笨重的,比电影摄像机大多了,但是这一切很快,很快就能被电脑技术的发展所解决,所以我们还正处于初期。正如我之前说到的,假设你我在两年后再议论VR,我们能谈及至少2到3部火爆的VR体验。有人跟我讲,每周至少有7亿中国人在使用互联网。其中有2亿中国玩家……

 

靖宇:我觉得已经够多了。

 

JC:……都是视频游戏玩家。所以你想,如果能创造出让他们感兴趣的东西,一夜之间,公司就能取得巨大成功,对吧?如果在中国有2亿用户乐意出钱买你的游戏,那这就是市场。你知道的,去年全球范围内有十亿人观看电影,如果我们能使其中的一部分观影人士对VR有热情,将会是一个巨大的商业成功。我们要做的就是去尝试并创造出有希望成为杀手锏的东西。

 

靖宇:是的。说到虚拟现实啊,一方面我记得我曾经和北京电影学院的王春水教授谈过,他今年四月刚刚参加过夜间节目,节目中他谈到了Lytro公司。也提到了像李安的电影《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Billy Lynn's Long Halftime,2015)》。他们现在掌握着VR技术,我发现现在我们拥有的这个新媒体,虚拟现实,真的挺有意思的,我们能看到传统的电影,也在逐渐卷入这个潮流中……高帧率和HDR(高动态光照渲染),还是有一些相似的。

 

JC:所以这就是李安和他的新电影《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每秒120帧,人们都好奇:“为什么需要每秒120帧的电影?”,然后当谈到VR,他们又会说:“至少需要120帧每秒才能创造虚拟现实。”所以无论是电影还是电视,或是虚拟现实,我们需要越来越多的更棒的技术。毕竟电影发烧友们都是非常有经验的。


中国的影迷喜爱去看电影,但是他们也想要更好的电影。他们想要知道,他们想去看更多精彩的特效、更完美的特技、更扣人心弦的戏剧性效果和巨星。所以公众正沉溺于很多东西,他们的期望也会越来越高,越来越高。


image.png


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不论是每秒120帧还是VR,高动态范围,所有这些新的,还有3D,所有这些新的事物,我们所说的都是“我们正在做的是创造下一代高端消费者体验”,因为现在我们拥有全球的娱乐消费者做观众。无论是在北京、上海、纽约、芝加哥,还是在伦敦、俄罗斯,他们都是非常有经验的观影人士,这些人群想要看到更上乘更精彩的电影。所以我认为,正是由于消费者的那些期望,我们才必须不断尝试这些新技术。观众期待着新事物,如果他们在电影院没有得到想要的东西,何不直接在iPhone上观看呢。

 

靖宇:那你认为我们正在用的这个新技术或者新方法是不是能吸引观众重返电影院呢?

 

JC:我认为只有中国可以,这个月,中国赶超美国的电影放映数量,中国有比北美更多的电影荧幕数量。在2019年,中国票房将赶超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票房区,所以不仅是中国人,全球的观众都想要去看电影但是电影票价正变得越来越昂贵,对吧?人们总期待的更多。


所以,如果观众看到他们喜爱的詹姆斯·邦德,或是超级英雄电影,下一个即将上映的,人们总期待它能比上一个更好。他们希望特效更精彩,我们就必须持续适应更新的技术来跟上消费者的需求。五年前,当3D电影刚兴起的时候,中国观众非常乐意去观看。但我们了解到,现在《谍影重重(Jason Bourne)》系列重新启用3D来播放,中国观众并不喜欢它。

 

五年前你可以推出任意一部3D电影,人们都会乐意出门去看,并且大加赞许。现在,他们都很有经验了,会说,“哦,我觉得这不能称得上是一部令人难忘的3D电影。”所以如果在为这些观影群众拍电影,那么你要注意不能再创作出他们五年前就体验过的电影了。应该更努力去提升格调,因为他们知道一个不错的3D电影是什么样子的,如果你的电影不能达到高质量,他们会告诉你,如果你仍不够谨慎,观众们也将不再去捧场你的下一部3D电影。所以你必须要不断地超越自己。

 

靖宇:是的。要提高全部创作产品的水平。

 

JC:需要更好,越来越好,达到极致。要更恢宏庞大,要更精密细致。特效也必须要更精妙非凡。就是这样,一切都要不断地更上一层楼。毕竟能够在周五或者周六去看一场电影的观影者,他们期待着优秀的作品,他们想要优秀的作品。

 

靖宇:是的你说的很对。可是当李安的新电影《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上映的时候,人们却众说纷纭,有一些人对这个电影非常震惊,有人说,“可能太过于清晰了,给人的感觉(不是太好)……” 对于大家而言,那种高帧率将会改变电影中传统的讲述故事的方式。

 

JC:嗯,高帧率。我认为它所呈现出的效果,是在允许导演做些事,否则就太困难了。低帧率和标准帧率的问题之一就是在动作或是打斗的场面中,任何有连续的动作场景时,就会变得模糊。


如此的高帧率使一切都变得有如钻石般清晰,并让你涉猎到更多细节,更清楚地看到各种事物。当我看到《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的时候,我认为它是超真实的。看起来不像电视,不像电影,是不同的东西。你可以清楚地看到一切,当比利·林恩身处这场战斗中时,枪正在上膛发射,炸弹刚落地,你可以听到子弹声,这是非常令人兴奋的。我发现它超真实,超感性,是一部拥有强大力量的电影。


那些从未见过高帧率的人可能会看着它说:“嗯,看起来是有点不同,可我不确定我是否喜欢它。”李安则表示:“这只是第一部电影,这是我的第一次尝试。”我们从每一部电影中吸取经验,我们将不断学习,但我毫不怀疑,高帧率是非常适合于体育运动领域的。直播一些现场体育赛事,高帧率是美妙的,因为当足球运动员踢球,你真的能看到每一个细节,真的很清楚。


所以,尽管我们不知道高帧率将在何处被应用,但是它毫无疑问将成为我们未来的一部分。这就是未来的路。我们将在某些地方使用到它,可能不是全部,但这些是我们可以使用的新工具。VR也是我们能用的一种新的工具,AR亦是如此,但如果你致力于娱乐业,和观众打交道,我认为你的产品必须是没有瑕疵的,而且要时刻了解所有这些讯息,我认为这将非常重要。

 

靖宇:你觉得这对创作者来说是一个相当大的麻烦吗?因为他们有这么多工具或者这么多的格式。该选哪一个?

 

JC:我认为年轻的电影创作者,使用起来,将会觉得比较舒服。你看年轻人用iPhone都会觉得不错。12到15年前,没有iPhone这样的东西,但现在几岁的小孩子就有一台iPad,而且他们玩得很溜。所以我认为年轻的创意家完全不会被这些技术吓倒。我想他们会对技术展现出包容的一面。


所以,我期待年轻的电影制片人尝试这些东西,但世界的变化也很快。这就像我们过去认为宝马是一辆非常酷的车,但目前最能配得上这个称号的汽车,是特斯拉。电动的,它有一个完全智能的仪表盘,这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昨晚我在央视新闻上看到,中国现在进口电动直升机,它们是由电动机驱动的直升机。他们很安静,不用很多汽油,非常环保,我想,“电动直升机?”所以所有这些都改变了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我想这一代人不会对这项新技术有任何异议。他们会很包容的。

 

靖宇:是的。谢谢你,感谢你的采访。这就是我所有的提问了,我认为非常荣幸能跟你讨论这些关于VR的事情。

 

JC:我想说,我来北京已经很多年了,不过从七年前,才开始将好莱坞的声音带给你们,才开始和制片人交谈,在中国与大家建立友谊。这是我这些年中最有价值的经历,带来朋友和结交新朋友,跟大家一起学习如何有创造性的工作。一起创造未来,我来到这里非常愉快,我希望你们一切都好,创造我们期待拥有的美好未来!

 




①星风工作室是瑞典的一家游戏开发公司。

②即PLAYSTATIONVR,是索尼电脑娱乐公司推出的VR头显(虚拟现实头戴式显示器)。







本中心长期征集以先进影像技术为主题的优秀原创稿件,稿费从优,欢迎各相关领域从业者、学习者和爱好者踊跃投稿,投稿请寄 contact.fve@bfa.edu.cn


主题涵盖::

先进制作流程:实时渲染引擎、可视化预览、数字资产与虚拟角色、智能拍摄、动作捕捉、三维快速扫描与建模、先进制作管理系统等。XR影像内容:VR/AR/MR/全息影像技术及叙事艺术创新等。未来影像技术前瞻:人工智能、光场技术、体获取与体显示技术、机器人与自动化在影像产业中的应用等。高质量影像:高帧率、高动态、高分辨率、激光光源、广色域等。

详情点击高精尖创新中心征稿启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