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人物专栏

ICEVE精选 | Gianluigi Perrone:中国领军的虚拟世界——将会改变虚拟现实产业的社会化VR项目



导语

本文是由未来影像高精尖创新中心举办的ICEVE2017(北京国际先进影像大会暨展览会)的精华演讲等整理而成的系列专题文章,本系列内容涵盖专家专访、大会报道、行业纪实等,致力于梳理和提炼ICEVE大会的精华内容并传播给行业和大众。



image.png

Gianluigi Perrone 

CEO of Polyhedron VR  


我来自意大利,是个电影制片人,来北京5年了。我开了一家虚拟现实制片公司,名叫多面体VR工作室(Polyhedron VR Studio),为中国市场和国际市场生产沉浸式体验产品。目前我正在致力于引进一个全新的项目。


什么是虚拟世界?想探索未来,不妨把我们现在的互联网看作未来互联网的平面版,当前互联网上的一个个页面,其实本质就是一个个文件。这些文件实现从二维到三维的转变后,就成了视频之类的东西。再想象一下在网页之间漫步穿梭的感觉,就好像它们是大楼里一个个的房间。这些大楼就是我们的网站,而大楼所在的世界就是互联网。在互联网的世界里人们可以交朋友,这就是社交VR的概念。


理论上来说,不管是在这里,还是在国际各种会议上,VR社交已经成了最近的热门话题。大家都想在VR社交上实现虚拟现实各种元素的碰撞与融合。而今天我们要分享的是通过何种方式分享这些沉浸式内容的问题。


提到未来要在什么样的平台上进行沉浸式内容的分享,各种观点往往认为VR社交可以帮我们找到答案,或者说给出其中一种答案。现在有不少VR社交平台,大家或许有所了解,Facebook的Spaces、Spaces VR的HighFidelity、Bit Time、Waves(又称作The Wave VR)、Scenes Space,以及我今天要讲到的Sansar。想了解Sansar首先得往回看。几年前,有一个平台叫做第二人生(Second Life)。它是一个桌面虚拟世界,是在屏幕上的,用户无法通过头戴式设备进入这个世界。



旧金山一家叫做Linden Lab的公司对它做了很多改进。十年来,在Linden Lab的工作下,一大批用户和创建者都在第二人生里找到了自己的生活,一种全新的、平行于现实世界的虚拟生活。在第二人生这个平台,用户可以参与各种事件、创建各种事件、划分各种区域、搭建各种建筑作为事件发生的场所,平台上的年交易额高达7亿美元左右。这是第二人生自创立以来沿用至今的模式,在这个社区里大家都是创建者,对这个空间有控制权。Sansar基本上就是能营造沉浸式体验的第二人生,它有更好的画质,而且其测试版可以试用好几个月。实际上这是它第一次进驻中国市场。


这些都是怎么实现的呢?基本上就是Linden Lab提供平台,也就是Sansar。然后由一群创建者来创建各个区域,也就是这个虚拟世界当中用户生活的区域。换句话说,Linden Lab会从第二人生的老用户里挑选出一批创建者,利用他们的经验创建Sansar上的虚拟地产模型。


虚拟地产是什么意思呢?简单来说,根据字面意思就是虚拟世界、虚拟现实里面的房地产。创建了这些区域,人们就可以参与各种事件、创建各种事件、举办会议、开展工作,当然也可以做交易、花钱、做买卖、创建自己的资产。在模型里这些都能够通过区块进行复制,这就是虚拟地产的经济安全性。


image.png


虚拟地产的另一个要素是面向的目标群体。要把平台用户带向哪里?对下一代模型有什么样的展望?目前在第二人生上Linden Lab已经形成了自己的经济体系、法律体系和价值体现,占地面积达32500平方千米,超过了比利时和中国台湾的面积。可以说,地球上还有一个国家,它就是第二人生。


现在第二人生的知识和经验都转移到了Sansar,转移到了其创建者身上。我们现在想努力实现的目标是把他们创建的资产移植到Sansar里,让它们和现实生活里的资产有差不多的价值。这意味着用户会有自己的房子,而这些房子是有价值的。通过区块链,我们试图让这些虚拟资产能够拥有和现实世界中的资产相同、或者几乎相同的价值。用户的兴趣点在于获取土地。你可以买地,自己设计并建造房子,或者是让其他创建者帮你设计,可以是住宅、办公室、大楼、运动场。可以随心所欲地开展自己的事业,创建各种事件,出售自己的产品,改善自己的资产,你在这个空间有绝对的控制权。


那么为什么要选择Sansar而不是其他VR社交网络呢?如果我们是要玩个电子游戏,那没什么关系。如果是要动真格的那区别可就大了。可能有人要问了,Sansar这个平台不就是画质好一点、设计美观一点吗?并非如此,这只是表面。我们想要做的是虚拟精英产品。

并不是说其他VR社交平台就会失败。像Facebook或者是中国的社交网络等,它们是面向大众的。用户进入这样的网络,但并不通过网络挣钱。用户可以通过做广告、出卖自己的形象赚钱,但我们说的是另一回事。


在我们看来,其他社交网络构不成竞争,因为我们想要创建的是一个虚拟精英产品。这个概念听起来令人摸不着头脑,当然了这不是面向所有人群的。我们来想象一下,只要戴上一副智能眼镜,就可以进行时空旅行,去和我们的商业合伙人碰头。这样就可以抛开时空的各种限制,去从事一些可以改变个人命运的事业。


image.png


如果我们想在这样的项目上砸钱,我说的可不是在淘宝上买一款应用那么一点小钱,而是一大笔钱,你觉得你会选择一个上市只有几个月几年、还有很多东西要学、还要不断试错的新平台吗?你会愿意拿你的钱去帮他们试错吗?还是说你会选择一个有经验、懂行、有过丰富试错经验并试错成功、有危机应对能力的平台?Sansar直接利用了第二人生创建者的丰富经验,没有这些经验根本做不出这样一个平台。


其中一个问题有关隐私。因为你在变动,你的资产在变动,你的钱也在变动。你将自己的身份,一种虚拟身份迁移到了一个可以给予你充分隐私的空间里,这是在现实生活中、在你家里都难以得到的隐私权。你有完全的控制权,因为真实生活当中有的限制这里都没有。你可以掌控整个社交体系,这既是一个法律体系,也是一个教育体系,掌控一切事物,并且可以移植到新的平台上。想象一下,虚拟世界还不大被人所知的时候,第二人生就可以创建一个每年交易额高达7亿的虚拟国家。而现在,虚拟现实技术迎来了蓬勃的发展,Sansar又是有沉浸式体验的第二人生,其发展前景值得期待。


这里没有时空的概念,也就是说,不需要专门跑到某个地方去见某个人,或者是经过很长一段时间才得出一个结论或者建好自己的房子、创建出你想要的东西。这个项目是我们宏伟蓝图中的第一步。我们的目标是创建这样一个空间、区域、社区,在这里金钱、名誉、权力都变得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人类本身。当我们在现实世界里筋疲力尽的时候,可能会经常说:“天哪,我想搬到另一个星球,在那里没有过去。”有些人则向往热带的荒岛。为什么不做一个更好的选择呢?这里就有这么一个世界,里面已经实现了法制、尊重、和谐,这就是我们在创建的世界。为虚拟精英们和愿意为此掏腰包的人,帮助他们理解并遵循里面的规则,几十年后这种生活方式将成为一种标准,或者另外一种选择。


image.png


所以我们将这个项目首次引进到了中国。我们认为中国是最适合发展这样一个虚拟世界的地方,因为中国不仅有技术,还有对虚拟现实的热情。人们的观念在发生变革,基本上人人都在使用微信和支付宝,这会大大简化我们的工作。在中国,都是真实存在的,而在欧洲,这简直是无法想象的。中国的这种基础,还有很多其他技能,让中国很有可能在虚拟世界这个领域占据领导者地位。


我是意大利人,做过很长一段时间的艺术家和设计师,我们在艺术设计领域世界领先并以此闻名。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游客爱去意大利参观。现在我们说到电子游戏就想到日本,说到电影就想到好莱坞,它们不仅为行业制定了规则,现在也依然活跃。但是就创新行业而言,中国正在走上领先地位,我们坚信,中国在虚拟世界技术上可以达到世界领先的水平。中国政府为建立这样一个和谐、和平、安全的世界作出了重要的贡献。我们也将通过技术作出我们的贡献。相信通过几年的研究和研发,这一切都能够得到实现。与此同时,我们也寄希望于中国人民的力量。


其中一个想法是建立智能城市。在智能城市里,人们能过上安全而和谐的生活,在这个适合工作、生活、享受的地方,不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因为这是一个自我管理的城市。关于智能城市,我们想了很多,这是一个概念、一个想法,目前还没有付诸于实践。在我们的设想中,在这里生活是能够实现的,也是真实的。我们会提供一些范例,而用户也是其中的一部分。正如我之前说过的,我提到的这个项目无法复制,因为项目构造基本上来自Sansar的创建者。当然了,我们的创建者和团队会进行测试,基本上也就是对这些构建出来的区域和其运行方式进行预览。


image.png


接下来就是教育的问题。我们想要教会中国的年轻人(也不一定非得是年轻人)创建自己的空间,摇身成为创建者。这是有意义的,不仅仅要会用Unity Engine,这就好比建筑工人和砖块的关系。我的意思是要教会他们成为虚拟世界的设计师和建筑师。从了解何谓新社会的概念开始学起,这将吸引第二人生的中国创建者。在这里,我们向大家敞开大门,寻找合作伙伴,必须是有长远眼光的,因为这是不可阻挡的趋势所在。我们这个项目的名字有久远的历史意义,是地球还很年轻之时所有大陆连在一起时的名字。我们的项目叫做——泛大陆(Panga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