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深度文章

把关于自由的100种神话还给现实————浅谈虚拟现实及体验时代的来临

引语:“You'rewaiting for a train, a train that will take you far away. You know where youhope this train will take you, but you can't be sure. But it doesn't matter -because we'll be together.你在等一列火车,火车会带你去很远的地方,你知道你要去的地方,但不能确定火车将带你去向何方,但是没关系——因为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Inception》(《盗梦空间》)



我第一次通过文字获得关于虚拟现实的想象是在吴伯凡很早的一本书《孤独的狂欢》中,其中有一节写的是一位记者带上虚拟现实眼镜漫游虚拟场景的体验,那些描写留下的印象如此深刻,在构思这篇关于虚拟现实的文章的时候,首先跳出来的就是这段文字:


他带着护目镜进入到一个神话和童话般的世界中,他看到一艘船的甲板上有一顶黑色的帽子、一棵青翠的菩提树和一个光鲜美丽的红苹果,当他拾起这个红苹果时,苹果在他的手中立刻变成了一朵美丽的红玫瑰。他在海面上飞了起来,突然看到了一个小岛,从这个岛上传来非洲鼓的声音,他越接近这个小岛,鼓声也越响。当他降落在这个岛上时,却没有看见敲鼓的人,后来他发现鼓声是从一个闪闪发光的白石头上发出来的,他拿起这块石头,绕着自己的头旋转,声音也相应地在头的四周“旋转”。此时,他“立即感到自由、兴奋和有力”,但他马上意识到此时旁边有人看着自己。


就如同来到爱丽丝漫游仙境的兔子洞,虚拟现实将人对虚拟幻境体验的想象拉到了具有现实可能的洞口,似乎我们即将就要进入一场疯帽匠的茶会,可以一睹那只在半空飘来飘去一直咧着嘴笑的柴郡猫的神秘笑容,能够坐上“超时光魔球”回到过去,与“时间”先生相遇并展开一段奇妙之旅,在这个仙境中我们将无所不能,这样式的漫游确实让人感到自由和有力,而且兴奋。


blob.png

《爱丽丝梦游仙境》剧照


现在,虚拟现实技术正带着我们走向那隐秘的洞口。虚拟现实的盛宴当然不会像是早晨到肯德基窗口付完钱就有人从中递出汉堡和可乐那么简单。关于技术的出现,著名《连线》杂志创始主编、昵称KK的凯文·凯利说:“世界上有两种技术:意想不到的和期待中的”。

原子能在被发现的那一刻,人们对此一无所知,怎么也不会想到两块颜色黯淡的金属碰撞在一起能迸发出如此巨大的能量。万有引力、电磁波、互联网也早已浑然不觉的融入我们的生活,但至今我们对这些发现是如何被发现的充满未知,这一切就像是有某只无形的手在某个特定的时刻递到人类面前的魔术盒,surprise!这是属于我们意想不到的惊喜。

另有一些技术和场景,人类对其的想象和渴求则似乎与生俱来且永不止息,比如飞行和通信等,有了还要更多,就像那句口号“更快、更高、更强”。


blob.png


飞行或者说拥有在天空中那种自由无拘束的体验似乎一直存在于人类的想象中,化身一只大鸟,逍遥游。人们很早就对能离开地面一窥空中的风光充满期待,对与大地相对的那个空间有无尽的好奇,那是诸神居住的琼楼玉宇,有嫦娥飞天奔月和伊卡洛斯的奔日,除了共有的类似神话和传说外,东方人还发明了风筝和孔明灯,西方人则发明了热气球,这些发明都承载着人类在大地无处安放而想要在虚空中遨游的心。翻看地球人的飞行梦,绝对是比西西弗斯不断推着石块上山还要艰辛且漫长很多的画卷,幸运的是人类终于等到“铁鸟天上飞”的一刻,今天我们抬头望向天空,看到的飞机可能真的比鸟还多。少数幸运的地球人已经能够摆脱地心引力的束缚飞向更远的远方,也许对未来人来说这真的也算不上什么。


blob.png


人与信息遭遇的历史则由来已久,我们称今天的时代为“信息时代”,更快更精准的把消息从一个地方传到另一个地方似乎是人类本能的需求和设定。我们更远古的祖先,在还没有发明语言的时候就需要找到某种手段将“有猛兽在路上”的消息告诉自己的同类,结绳记事、非洲部落“会说话的鼓”以及古代战争时的烽火狼烟,开始将信息以一种与信息本身不同的方式来处理与传递,符号和文字的发明解决了信息在时间轴上的延续,莫尔斯码、电报、电话、网络、智能手机的发明使信息的传递越来越快速,二进制的产生使得信息变得不可再分的抽象与简洁,一切都可以被编码、存储和传输,信息时代的人类也早已被‘0’和‘1’数字化成新的物种“比特人”,现在信息在原子世界已无所不能接近极限,在量子世界则会超越光速,即将进入新的纪元。



这里举了关于飞行和通信历史的例子,只是想说明两点:一是人类对于与虚拟世界交流的渴望同样由来已久,就像人会天然地将时间分为白天和黑夜一样,人将自身对世界的感知分为可以摸得到的“现实部分”和存在于想象中“虚拟的另一部分”,在现实生硬的触感下,人类骚动的内心总在期待着和轻飘飘的另一半发生点什么,人会发呆会做梦,“白日梦”、“黄粱一梦”说的就是通过梦这种媒介开启从现实进入到虚拟世界漫游的模式,很多科幻小说和电影也极尽真实的描绘了一幅幅在现实世界中与虚拟世界共存的美好场景;二是虚拟现实在现实技术层面的发展同样需要经历漫长的进化,KK说技术本身也是一种生命形态,就如同构成自然界的物质元素或者组成有机体的细胞一样,技术也在不断进化自身,有一本叫《技术的本质》的书中也表达的类似的观点,“技术都是由技术形成的”,技术的进化来自于已有的不同技术的组合和递归,比如我们用的电子产品是由芯片和代码组成,而芯片可以用来设计新的芯片,代码可以用来生成新的代码,从而诞生性能更高的下一代产品,这与生物进化过程中新生儿脱胎于母体一样,两个不同个体的基因组合成一个新个体,一代消亡一代重生,一代更比一代强。


blob.png


如果把虚拟现实当作正在进化中的技术有机体看待的话,其成熟的特征可以归纳为:“进入”并“成为”,我们可以找到两个非常简单的英文单词来对应:‘in’和‘being’,in有“穿着、带着,入口、进入,在…里面、在…之内”的意思,being则表示“存在的、本质、生命等”的含义,至少在字面上可看出虚拟现实表现为一个可进入的入口,在里面我们将成为其存在的一部分,这种“成为”是活生生的,像生命的本质一样鲜活。

早期的虚拟现实体验是依靠头戴式显示设备和跟踪手套实现的,想进入到虚拟现实中去,需要戴上笨重的头盔,穿上连有许多线缆的衣服,“通过计算机生成现实”,使参观者置身于一个三维虚拟环境中,在像素构成的点阵中“参观”,参观者能够意识到自己正身处在一个卡通世界,这种虚拟现实的体验只能说是“进入”,还远远够不到“成为”。


blob.png


新技术都是在先前已有技术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这是前面提到的一个观点,技术“模块化”和“组合递归”的进化特性,把今天的虚拟现实推进到一个新的阶段,组成虚拟现实的一系列技术,比如传感器和定位器等跟踪系统、语音和听触觉体感控制系统、三维图形实时渲染技术、微投影显示系统、芯片技术、软件平台、网络技术、人工智能和媒体形态等都获得极大进展,计算机、软件、光学、电子、生物学、机械、认知心理等学科也不断取得新突破,越来越多的生产厂商投入到这场技术的突围中,各行各业都在描绘虚拟现实带来的告别传统辞旧迎新的新气象和预言各自大变革时代的来临。

也许很快,我们将目睹虚拟现实变得不再像从前那么笨重和捉襟见肘,我们将见证虚拟现实经历漫长的“青春期”后变得成熟,迎接我们的是遍地开花、轻盈而美丽的新世界。这虽然不及未来学家雷·库兹韦尔在描述人工智能时宣称的“人与机器智能完全融合,人类将达到永生”的奇点时刻那般意义重大,但这对于人类的体验来说确实是一个重要“临界点”,人在虚拟世界中获得与现实感无异的体验将变得无比自由。


blob.png


自由对人类来说几乎是最重要的事情,牛顿的地心引力意味着肉身的不自由,我们活在时间、空间围成的牢笼里,精神也是不自由的,因此关于自由的一种解释,就是我们不再受时间、空间及肉体的限制,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人类的进化一直是在“去重量化”,飞行解决了沉重肉身的搬运问题,通信实现了信息的无重量传递,也许接下来该轮到人的精神体验了,不需要亲自到埃及就可以在金字塔旁的落日余晖中漫步,不需要亲自到北极就能目睹极光的绚烂,不在现场,而获得在现场的体验,这就是体验的搬运了。我们真的要自由了,像鸟儿一样能够御风而行了,在我们清醒的时刻,不是在梦里,此时耳边响起了龚琳娜的一首歌曲《自由鸟》:

 

梦中的我变成了自由的鸟

听风轻轻、轻轻、松松、松松的

摇着我的发稍远远的飘

我迎着风来得地方挥舞着翅膀

心儿叮叮、叮叮、咚咚、咚咚的

跳过了山顶跑进森林去逍遥

呀ha ha ha ha、呀ho ho hoho

我是一只自由鸟

啊ha ha ha ha、啊ha ha haha

我们能够自由自在的舞蹈

哟ho ho ho ho,呀ha ha haha

像天使一样的笑

啊ha ha ha ha,哟ho ho hoho

不再等待、等待幸运的来到

享受着阳光的抚爱花香的味道

爱人天天、天天、天天、天天的

弹着琴弦撩拨我的心窝

我们生活在蓝天在草原

看那日出,日落,日出,日落

看云儿飘来一片迷雾缭绕

云里雾里我看不到自己

只听淅淅、淅淅、沥沥、沥沥的

雨下不停我的浑身无力

我发现了我被困在笼子里

只会哼哼、哼哼、唧唧、唧唧

无奈的抬头望天伤心的哭泣

呀ha ha ha ha、呀ha ha haha

我不是那只自由鸟

啊ha ha ha ha、啊ha ha haha

只有在狭小的空间里乱跑

呀ha ha ha ha、哟ho ho hoho

我不放你自由地飞翔

啊ha ha ha ha、呀ha ha haha

无法感受你们神奇的思想

 

在迷雾缭绕中,当最后一个像素消失,光影开始变得暗淡,我们在那个狭小而黑暗的空间里,会不会怅然若失,刚刚还是一场热闹的狂欢,谁还愿意回到一个人的孤单?这是一列正在缓缓加速的火车,将驶向何方,耳边已隆隆作响。



作者:郭蕴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