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深度文章

你所不知道的“虚拟现实”之父

1

Virtual Reality这个词的创造者是杰伦·拉尼尔(Jaron Lanier)。


blob.png

杰伦·拉尼尔Jaron Lanier


上世纪80年代,杰伦·拉尼尔所创办的VPL公司正在尝试推出一种新的产品原型:利用计算机图形系统,穿上用于数据收集的衣服和手套,戴上含有显示设备的眼镜,用户将会获得一种沉浸在由计算机生成的三维世界中的体验。


blob.png


杰伦·拉尼尔需要为这项技术概念命名,由于这项技术是利用计算机再造一个模拟现实的人造虚拟世界,他将‘virtual’这个词加在了‘reality’的前面,这便成了今天人们所熟知的VR,即虚拟现实。


首先,‘virtual’这个词本身是值得注意和研究的,在《牛津现代高阶英汉双解词典》(1988年版)中对该词的释义为:“adj. being in fact, acting as, what is described but not accepted openly or in name as such”,即表示“事实上的,实际上的,实质上的”,其中并没有我们今天经常用作“虚拟的”的含义,而且这两个意思恰恰还正是相反和矛盾的,如果按照原有的解释去理解,“virtual reality”的含义将是“实际上的现实”,显然这种说法是没意义的。


blob.png


实际上,‘virtual’一词作为“虚拟的”的用法,是与计算机技术的出现和迅猛发展密切相关的,可以说该词是当时芯片及代码世界里的专用术语。比如,早期传统的大型机和Unix操作系统,为提高计算机内软硬件资源的利用率,采用了很多种所谓的“虚拟化技术”,描述这些虚拟化技术用的词正是‘virtual’,因为这些技术在计算机的世界里确实是在“事实上”存在并有效的。


还有,学过C++程序设计的人都知道,‘virtual’一词是这种程序语言机制中很重要的一个关键字,如果基类中的一个函数前面加了‘virtual’,则表示这个函数是一个虚函数,那么在该类的派生类中可以通过“重写”来实现对此虚函数的覆盖,从而实现新的扩展功能(从这个例子类比的话,如果把“现实”看作一系列功能的集合,“虚拟现实”确实是对“现实”的扩展和覆盖,因此在“现实”的前面加上‘virtual’倒是有几分技术上的巧合)。


由此可见,‘virtual’对当时的技术“极客”来说早已是个经常用到并习以为常的词,可对于一般大众,这个词并不具有其他任何特殊的含义,除了惯常的用法外,它只是一个在计算机世界里出现的“技术性”词汇而已。


blob.png


杰伦·拉尼尔选择在“现实”的前面加上‘virtual’,可能只是出于一种技术潜意识的本能选择,拉尼尔当初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想过用“artificial(人工的)”、“synthetic(合成的)”这些大众常见词,甚至“Shared Dream(共享梦境)”、“Tele-reality(遥控现实)”这些自造的新词,但都感觉不合适,只能继续使用‘virtual’这个词,虽然他自己也承认并不是非常喜欢这个选择,因为这看起来太“技术”了。今天来看,“虚拟现实”不论是其所代表的含义,还是这个词本身,都充满了某种美感,至少后来很多的权威辞典在解释‘virtual’所具有的“虚拟的”含义时,都会用“virtual reality:虚拟现实”来做说明。


2

在杰伦·拉尼尔之前,世界著名的计算机图形学奠基人伊凡·苏泽兰特(Ivan Sutherland)在1968年设计了一套今天看来非常笨重的头戴式显示器,这套设备不仅配有显示器,而且还有视角定位设备,当用户改变他们头部的位置时,吊臂关节的移动就会传输到计算机中,计算机则相应地更新屏幕显示。


blob.png

伊凡·苏泽兰特Ivan Sutherland


伊凡·苏泽兰特这一研究的目的,主要是为了简化人与计算机之间的交互方式,这种头戴式显示设备也成为早期虚拟现实技术的实现原型。


还有托马斯·弗内斯(Thomas A. Furness),他开发了一系列用于战斗机模拟驾驶的技术和设备,包括三维地图、红外和雷达图像、头部位置跟踪、手势控制和语音控制,甚至是眼动追踪技术等,以提供一种模拟真实飞行的沉浸体验,用于飞行员进行战斗机操作的技术训练。这是开始利用虚拟现实的早期设备,为获得某种体验而将其应用于一些特殊的场合和用途。


伊凡·苏泽兰特和托马斯·弗内斯都在虚拟现实发展过程起到重要作用,而杰伦·拉尼尔作为公认的虚拟现实行业最重要的先驱,当然不只是创造了一个术语这么简单(虽然该词的创世已足够具有历史性)。


blob.png


除了在技术方面的实现和思考外,更重要的是,他定义了虚拟现实的最原始内核,或者说一套完整的关于在现实中创造虚拟体验的思想,关于虚拟现实所拥有的更广阔含义和精神层面可能性的,正是来自杰伦·拉尼尔的远见。


在他看来,虚拟现实是一种艺术形式,一种向人类感官和意识致敬的、可以将人的内在世界与外部世界连接起来的艺术形式,“这是一个没有限制的世界,像梦一样有无限的可能,同时它也可以像现实世界一样被人所共享”,可以说,杰伦·拉尼尔是那个在虚拟世界里说“要有光”的人,是赋予虚拟现实以生命及意义的人。


3

杰伦·拉尼尔本人于1960年5月3日出生在纽约,后全家搬至新墨西哥州,他是两名犹太人大屠杀幸存者的后代,9岁时他的母亲死于一场车祸,此后他随着父亲住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帐篷,13岁时他说服新墨西哥州立大学让他报名入学,在新墨西哥州立大学时,他参与到一个资助项目,有机会接触到了编程和计算机图形学,在此期间他还参加了纽约的一个艺术学校,后返回墨西哥当了一段时间助产士。


早年的经历,尤其是母亲的去世,独生子女而且居住的地方也没有任何朋友,他需要独自克服很多悲伤,这使得拉尼尔的内心主观感受要比对现实的感知强烈的多,内在个性和外在体验的分离使他的个性变得非常敏感,与他人建立社会关系几乎不可能。


blob.png


“或许有一天,主客观以及内外部的差别会变得不那么明显,为了与他人建立连接,自己也不会失去什么”,他开始对某个想法着迷,可以发明某种机器或设备,能够像通道一样将外部感知到的世界和头脑中的世界连接起来,使人真的能够感觉到自己是“谁”或者是“某个什么”。


杰伦·拉尼尔想通过虚拟现实创造的,其实是一种终极的连接和沟通,虚拟世界所建造的不只是一个现实的副本,更多的是关于人的自我与意识以及人与现实连接和沟通的事情,这也是启发他关于虚拟现实的想法并激励他对虚拟现实所散发的魅力持续着迷的原因。


除了作为硅谷计算机科学家打开了人类通往虚拟现实的大门外,杰伦·拉尼尔还是一位音乐家(着迷并收藏有各种千奇百怪的冷门乐器)、思想家(《你不是一个玩意儿》、《谁拥有未来》书的作者,《时代》周刊2010年最具影响力100人等)和艺术家(作曲和演奏),同时他也被视作数字世界的先驱,是互联网和数字资本主义的尖锐批评者,2014年“德国书业和平奖”曾表彰“他敏锐指出了互联网对每个人的自由生活可能带来的各种风险”。


blob.png


从外表看,他身形硕大,一副嬉皮士打扮,最具标志性的是他满头如同头足类动物触手一样的小辫,他经常被学生调侃越来越像头足类动物,而拉尼尔对头足类中的章鱼确有一种近乎痴迷的崇拜,他认为这是地球上最奇特的智慧生物。章鱼有三个心脏,两套记忆系统,大脑中有5亿个神经元,身上还一些非常敏感的化学和触觉的感受器,这种独特的神经构造使其具有超过一般动物的思维能力。


此外,它们还具有较强的拟态性,即可以通过改变身体的形态来适应周围环境,拟态章鱼是其中最为令人惊奇的一类,它可以模拟至少十五种动物,包括海蛇、巨蟹、海葵和螳螂虾等,它会根据实际情况选择模拟的对象,比如面对危险时能迅速变形成海蛇、狮子鱼及水母等有毒生物的形象,避免攻击。拟态章鱼的拟态变形能力与计算机图形学中的Morphing技术有些类似,它能够通过改变皮肤的色素沉着和纹理,与肢体配合快速的完成对复杂形状的变换和模拟。


4

作为虚拟现实的研究者,在拉尼尔看来,章鱼的这种快速变形能力令人“嫉妒”。在他的想象中,进入虚拟现实的体验时,会有一个虚拟的身体形象,能够不受限制的变成任何想变成的东西,从而获得更多真实感,而现实的图形软件却缺乏足够的灵活性,要在虚拟现实变身,需要人工费力的设计各种细节,实现起来仍捉襟见肘显得苍白无力。


blob.png


同时,拉尼尔着迷于这种生物,他认为它是“身体认知”的一个例证:这种生物用身体思考,它的思想是就是它的身体,当它在两种形状之间改变时,就是他们思想的直接表达。就像他着迷于虚拟现实一样,他认为虚拟现实是人的“自我认知”的一种方式,通过虚拟现实人最终会意识到一点:“人是有意识的”,人在虚拟现实中的体验就是人的意识的表达。


拉尼尔也一直坚持认为,技术必须增强人类生活和人之间连接的机会,而不是取代它,有人担忧虚拟现实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他表示丝毫不担心,恰恰相反,“在虚拟现实中,你会将真实世界与虚拟世界进行对比,就好比看过水中的倒影之后,你会对真实世界的美好更加敏感,会注意到现实世界更多的细节,进入虚拟现实是为了更好地感知现实世界,这就是虚拟现实之美”。


blob.png


尤瓦尔·赫拉利在《人类简史》一书中提到,智人进化很重要的一项技能就是拥有创造虚构故事的能力,“虚构”这件事的重点不只在于让人类能够拥有想象,更重要的是可以“一起”想象,编织出种种共同的故事,“无论是现代国家、中世纪的教堂、古老的城市,任何人类大规模合作的根基,都在于某种只存在于集体想象中的虚构故事”,所谓“想象的现实”就是某件事人人都信,而且只要这个共同的信念仍然存在,力量就足以影响世界。


杰伦·拉尼尔就是那个讲了一个让很多人愿意信服的故事的超级“巫师”,而现在这个故事所集结其中的人和力量,确实已经足够影响和改变人类未来的生活。


作者:温予木 

学过电影,写过代码,现任北京电影学院现代创意媒体学院教师,对科技、文学、艺术均有兴趣,希望能写出简单而有温度的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