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沙龙

来听听VR影视一线创作者们怎么说

团队的专业性构成了产品输出的底线:拍摄出100分的作品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每一部都不能低于60分。——《皇家澳门》产品经理陈帅


电影不是用来展示技术的,人文关怀和叙事才是VR电影的目标,而在现有的技术条件下,过多地在VR作品中引导观众变换视角或移动摄影机反而会造成不适感。——《窗》导演邵晴


对于纪录片而言,VR技术带来的“在场感”可以把真实感受直接传递给观众内心,是传统影片所不能比拟的。——《韵》导演叶菲


一堆人围着一台机器演戏,这不叫VR电影,叫话剧录像:VR电影不意味着抛弃所有传统影视的创作与拍摄技巧,它们只是换了一种方式存在。——《盲界》导演祁少华




当所有人都在畅谈VR领域的新技术、新设备、哪里又资本寒冬了,谁谁又造假被发现了的时候,总有人埋首于创作。艺术创作者的天性在于永远乐于尝试新的表达方式:可以说,资本们“入坑”VR是为了逐利,艺术家们则是为了“尝鲜。而不管外界看好或是唱衰,这些在一线正在“死磕”VR影视作品的创作者们,对于这种全新的影像技术无疑有着切身的深刻体会,当这样一群艺术家们聚在一起的时候,聊的话题很“vr也很不“vr

 

12月16日,在未来影像高精尖创新中心主办的第三期周末影像沙龙活动上,十多位刚刚在中国先进影像作品奖评选中获奖的VR作品主创代表们在北京电影学院小聚了一下,其中4位创作者现场和大家分享了创作VR影像作品的经验与心得。在这场以艺术家为主的下午茶中,和大厂牌们高大上的发布会们不同,大家所谈到的更多是艺术创作的困惑,和即使现在没达到仍要去追寻的希望。


blob.png

周末影像沙龙现场


blob.png

参会者观看VR短片




 “烧钱”的实验



对于创作者而言,拍摄VR作品是场很烧钱的实验,赞那度团队的优势在于找到了这些作品的应用场景与商业模式——他们专注于高端旅游产品推介领域,是国内首家将VR影视与旅游目的地与游客灵感决策联系在一起的企业,凭借着明确的作品应用目的以及资金来源,VR创作成为产业链中的一部分。于是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团队拍摄了接近20部制作精良的VR作品。


blob.png

赞那度产品经理 陈帅


赞那度的产品经理陈帅在分享中谈到,VR作品的拍摄是一场全新的工作流程重构:为了这个项目 ,他们组建了拍摄、声音、剪辑、特效等各个工种的专业团队,每部作品的拍摄成本高达几十万。但拍摄的过程仍然像是“重新发明电影”。


陈帅分享到:“VR作品就像是安炸弹一样,你得把所有的环节全安排好了才能开拍,中间有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问题都会失败。即使找来了这些专业团队来保证制作流程的质量,拍摄的最大难点仍然在不确定性上,简直是靠天吃饭。即使前期做了充分的准备,但任何角落都可能出现巨大的挑战。”

 

在制作了这么多部作品之后,赞那度下一步要趟的“雷”是叙事与创作。陈帅认为,目前VR影视最大的难点是怎么样用有限的对VR技术的认识来把故事完整地表达出来。“VR刚出来的时候,是个全新的媒体方式,大家会期望一些感官上的体验,比如恐怖的性感的等等,随着时间的推移,受众会对VR内容的更多的需求,不管是感情方面还是情节方面的,而这些内容才是能够推动VR发展的动力。所谓的沉浸感只是很初级的东西,能够让大家感动的是真正的故事,也是大家所真正期待的事情。”


▎ 技术的“温度”


在制作资金方面,不是所有团队都有赞那度的幸运,尤其是当你想要用VR来制作一部纯粹艺术品的时候。上海玄黄影视的邵晴导演的《窗》在第五届中国先进影像作品奖评选中获得了VR类作品唯一的一等奖,而这部作品是玄黄团队完全在业余时间使用自有资金进行的创作。邵晴不无遗憾地说:“全片的计划是20多分钟,我们本来想要制作一部5分钟时长的预告片,但是由于缺乏资金,最后只完成了这个预告片的30%左右,有大量的镜头都没有制作完成,我们又觉得宁缺毋滥,所以成品非常碎片化。”


blob.png

导演、上海玄黄影视公司COO 邵晴


为什么要去做这部影片?邵晴说,他做了很多年的特效总监和三维总监,想要做一些独特的东西,而VR技术又特别适合做独立的和实验的作品。而在题材上,则是他一直想要表现的:“一个残疾的自闭的小朋友,孤零零地站在窗前,戴上VR眼镜之后看到了不一样的世界,这个景象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这个脑海中的场景,让邵晴有了制作一部VR影片让社会给予残疾儿童更多关爱的想法。


在他看来,这样“有温度”的影片才会是一部合格的VR作品,而不是只靠VR的沉浸性支撑:“VR电影的本质仍然是讲故事,只是用一种新颖的方式来讲故事,而人文的关怀是所有故事的出发点。”

 

多年在影视特效CG领域的经验,让邵晴和他的团队看好VR所能带来的改变:“VR肯定是能够推动整个影视特效领域发展的技术,但是它需要更多的表现方法,不仅是VR,整个中国动画制作技术都需要一些新的方法,比如回归中国传统美术的独特风格等。”

 

即使缺乏商业模式,邵晴仍然想要在VR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希望在明年,大家可以看到5分钟,甚至10分钟版本的《窗》,也希望能在国内外的电影节上让大家看到这部作品,希望大家支持。”

 

我想,行业需要这样的“初心者”。


▎ “在场”:VR纪录片的杀手锏


当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那些使用大量CG特效创作“梦幻世界”的VR作品上时,纪录片导演们也在关注着这项新技术。《韵》的导演叶菲在国家地理频道和中央电视台制作过多部纪录性质的新闻电视片,在她看来,尝试VR技术一方面是为了圆自己的一个“京剧梦”,另一方面则是看到了VR技术对于纪录片拍摄带来的巨大可能性。


blob.png

导演 叶菲(右)

“为什么要拍《韵》这个京剧VR作品呢?因为我出身在京剧世家,所以一直觉得京剧是一种“大美”的艺术,于是第一次尝试VR的时候,就想做一部这样的作品。”叶菲分享到,“京剧艺术中有很多的细节,我们在平常的纪录片或者演出现场中是很难发现的,比如不同服装的袖子的细节、脸谱和脸部表情等,而用VR的方式,可以把这些细节都展现出来。”

 

同时,叶菲觉得用VR来拍京剧,可以让观众近距离地接触演员,从而塑造更多的互动空间。“一般我们看电影的时候,很少会有演员直接看着你的,而《韵》里面的京剧演员使用了眼神直视的互动,这是在传统的京剧表演中很少的。”

 

除了京剧的题材之外,叶菲尝试VR的另外一个动机,是觉得VR技术能够为纪录片类作品的创作提供更大的可能性:“我制作过很多的纪录片,一直都在想,如果拍摄的内容可以以一种更Live(现场)的形式该多好!”


她回忆起给自己留下深刻印象的一个作品:“之前做一个片子的时候去采访一位老画家,就是负责每年绘制天安门城楼上毛主席画像的那位画家,走进他的工作室的时候就看到25米高的一副画像,那种现场传达给你的感觉,是任何人口述或者平面拍摄都达不到的,只有你在现场才能体验到。”


叶菲觉得,VR技术又可能带给纪录片创作的重要影响正是这种“在场感”:“在2D的纪录片里面,只能给出一个信息,但是观众没有办法真正感受到,而用VR的方式,可以把真实的感受来带到观众心里面才对,这种在场感,是传统的纪录片所不能达到的。所谓沉浸式的真实感。”

 

▎ 传统电影叙事技巧的“VR化”


参加沙龙的另一位VR纪录片导演,来自华荣道公司的CCO祁少华有着十多年的纪录片拍摄的经验。在他看来,VR技术带给创作者的并不全是正面的影响:“VR是一种基于技术的拍摄方式,这种技术的强项在于身临其境的体验,长远来讲肯定有很好的发展前景,但是基于现在的水平,如果技术要求达不到,反而会限制创作者想要表达的东西,甚至同样的题材,可能使用传统的方式都能做的比VR要好。”在他看来,VR技术拍摄的纪录片式一个很好的发展方向,但是现在所有公司制作的VR纪录片作品,都没有真正发挥VR+纪录的最好效果。


blob.png

导演、华容道文化传媒CCO 祁少华


究其原因,祁少华认为:“现在大家看到的片子都是比较简单的,是因为整个行业还没有探索出来如何用VR的语言来叙事,如何起承转合地讲一个故事出来。”在这其中,技术的限制只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是VR带来的新的叙事语言和传统影视叙事语言的区别:“很多人理解VR电影就是一堆人围着一台机器演戏,这不叫VR电影,叫话剧录像。VR电影肯定和传统影视不一样,但是传统的影视语言不应该抛弃不用,只是换了一个方式来存在,像机位、构图、蒙太奇等这些技巧都还会存在,只不过和传统影视不一样。VR作品中,传统讲故事的技巧也是必要的,只不过要向VR技术来变通。”

 

“在讲故事的技巧方面。不管VR还是传统影视,这两者是相通的。”

 

PS:感谢参与和支持本次沙龙活动的业内朋友们,未来影像高精尖创新中心每周五都将在电影学院举办先进影像领域的沙龙活动,敬请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AICFVE)获取每周的沙龙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