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沙龙

听从业者讲述“虚拟拍摄”的幕后故事

导语

虚拟现实+CG会不会给影视创作带来真正意义上的“革命”?本期沙龙特邀深度视界CTO楚戈为我们揭晓虚拟拍摄的幕后故事,跟大家一起探讨未来影视创作的更多可能。「周末影像沙龙」是由本中心举办的影像领域产学研交流平台,每周选取一个产业热点作为主题,并邀请业界专家和企业代表进行演讲与交流,旨在为该领域的先进技术、产品和人才提供对接产业的舞台。


blob.png

深度视界CTO 楚戈


常荣幸,今天下午能和大家在一起探讨虚拟拍摄的话题。


实际上对于我们长期从业者来说,这是行业的一个痛点,因为大家都知道我们在拍戏的时候剧本是核心,但是国内国外近几年出现了越来越多的科幻魔幻包括历史古装这种题材,而这些题材从目前的好莱坞电影到国内的网剧、电视剧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所以这个可能是在迎合目前观众的口味,所以这就导致了咱们现在能看到得很多的项目剧本,大量的是需要这样的CG的场景,CG的角色,包括非常多的特效参与,这就成为了我们业内需要面对的一种课题。


我们大家都有过经验,给一些战争戏加一些枪火,一些爆炸,给一些年代戏或者是民国戏做很少的一些特效参与,这部片子就可以播出。但现在有了越来越多的古装和玄幻题材的作品,就导致这块的市场需求会变得越来越大。


那么第二点,场景其实从电影拍摄电视剧拍摄来讲,场景永远是一个非常大的课题,当然这样的需求产生了国内非常多的以横店为代表的影视城。但多年下来大家会发现所有的古装戏民国戏、清代戏都是完全套用的同样的场景,很多戏都非常相似,除了演员有区别。所以从长久来看的话,我们国内目前很难有所突破。


blob.png

沙龙现场


比如有些影视剧,它需要完全还原当年唐代的街景,那么中国根本没有非常好的外景地,甚至很多唐风的建筑剧组可能会去日本去采风去扫描,才能获得一些唐代风格的东西。所以这块就造成了我们对于场景的需求不能够满足,那么就必须得考虑用CG的方法去实现,来匹配未来越来越多的这种历史、古装、魔幻题材的需求。


然后谈到演员,其实大家都知道,就是目前这几年,整个演员市场的片酬确实居高不下,我前天跟一个电影行业的朋友聊天的时候,他们说有些戏几乎到了演员费用要占到70%,这已经非常恐怖了。


所以大家在拍摄后期的时候,五毛钱特效这样的一个命题肯定很难突破,因为钱完全没有太多的预算花在这个领域。所以我们认为目前这三个痛点,才产生了我们在技术上寻求一些突破,创造一些新的工艺软件,包括流程来缓解,甚至说未来彻底解决这样的一些困扰和问题。




好莱坞的后期团队是怎么工作的



我先讲一下目前全球的技术发展,他们的一些技术的突破点和我们的认知。


首先从剧本阶段来讲的话,好莱坞的工艺越来越希望后期特效公司在前期参与到剧本的创作过程中。因为这有一个好处就是剧本的创作不会偏离可实现的可能性。那么特效公司的参与它可以在整个的剧本描述,包括后续的技术达成,甚至说中期的拍摄的解决方案、后期的特效解决方案,它可能都是在剧本打磨过程中,就已经是让整个的这边工作完整地参与进去,这样还可以精准的去测算一部电影,它最终的投资的成本到底是多高。


这里面会形成一个特别好的例子,比如说我们现在知道的国外知名几个大导演,像卡梅隆、乔治·卢卡斯,还有彼得·杰克逊。其实他们既是导演,同时也是特效公司的老板。像工业光魔之类的。


blob.png

沙龙现场


基本上北美主流小公司背后都有一个大老板,同时也是导演。这就是他们形成了一个非常良性的形态。如果现在反观这几年我们看到的所有美国大片,大家如果是愿意关注花絮,就都会发现一个现象——在美国是特效公司在拍戏,并不是传统的这种中国剧组在拍戏。所以他们从硬件到技术到流程设计,是一套非常详尽的工业化流程。所以他们完全是把特效流程已经镶嵌到了整个制片环节。不是像国内完全脱节的,大家前期拍完戏,所有素材出来之后扔给后期公司,想办法把它全解决掉,完全不是这种工作流程。


这里可以简单说一下,场景在好莱坞来讲的话,之前是摆脱不掉各种影城、各种实景。但是这两年的发展来说,越来越多的大家会看到微缩场景,包括数字场景。像前两年非常火的《指环王》系列,它们的很多山崖上的各种古堡、建筑其实都是微缩场景。因为这种自然景观加上人文景观,实际上是搭景非常难实现的。


所以他们有一部分的工艺,我们以前叫做物理特效,其实就是拿实际的一些材料进行适当的比例缩小,然后进行这种拍摄。而他们这种所谓的微缩会提供不同的比例尺寸来匹配不同的摄影设备。所以它本身是一套成体系的一种场景的制作服务。


说到场景部门其实好莱坞用的已经非常多了。当时我记得去年有一部戏是《忍者神龟》。很多戏大家以为是在纽约街景拍的,其实也是在绿棚拍的。相当于他们把北美那几个重要的城市,什么纽约、洛杉矶,都是进行了大量的扫描。所以大家可以认为就是数字场景,它并非只适用于一些特定的古装或者是科幻,其实现实题材中的在好莱坞也大量在采用数字场景。


特别是数字摄影棚技术。因为棚拍,可能大家跟过很多的那个影视剧组都会发现我们在棚里拍摄,如果说一个很好的组,那么它的效率会非常高。为什么呢?我们在外景拍摄,白天、夜晚大家在抢戏。而在棚里光线稳定,那么他这一天可以大量的去拍镜头。所以棚拍从演员的调度到拍摄时间,它是完全可控的。所以这样在整个的制片预算里面,棚拍其实可以节省很多的钱。




关于演员的高片酬问题



然后说到了这个演员的问题,我觉得目前作为业内来讲,它还是一个研发课题。当然,国内国外都有一些技术公司有所突破,那么从好莱坞来讲,分析近几年的大片,我们会发现,很多所谓的大片,美国采用的是还没有非常有名气的小演员,但是,他们会配合CG的大制作,用这种方式来解决演员的片酬过高的问题,而且他们的演员基本上在续集的几集之后,马上要换人。


blob.png

观众提问


所以这个例子可能电影里面大家看的还不是特别明显,因为它每年可能是出了一个续集,或者隔两天可能出一个续集,但是在豪华美剧里面,这一点是非常明显的,大家可能都看过那个《权力的游戏》,这里面的演员过去就要死掉,他甭想红,然后可能过段时间又活了,反正他们是用这样的方式来制约一下那个演员的片酬过高的现象。


因为演员他根据他的那个影片的火爆程度和知名度,片酬是一直会上涨的,所以也会通过利用小演员大制作的方式去解决这样的问题。另一种呢,就是速度提升,速度提升其实我觉得它主要适用于两个领域,一块呢就是对于明星的面部进行一些CG替换,然后另一种呢,就是传CG的提升,作为中远景的一种表演。


这个技术,国内国外其实都有所涉及,也都在做。质量也参差不齐。但是,从我们来判断来讲,演员的这个环节,未来一定是真演员和速度演员共生的一种形态,因为它可以很大幅度的降低拍摄的片酬压力,同时也并不会太大的影响到整个片子的品质。


最知名的可能大家都知道是那个《速度与激情7》,完全复原了一个过去的保罗的形象,然后像最新的《终结者》,也是把施瓦辛格还原成了年轻三四十岁的那个状态,这些尝试其实我们在现场影片中可以看到。


比如去年的《奇幻森林》这部戏,而这部戏是在加拿大拍的,然后他又在奥斯卡获得了一个最佳视效奖,这个片子相信大家都看过,它已经验证了,我们只需要一个真实演员,其他的东西全全可以是假的,不管是环境还是那里面无数的动物,所以未来来讲,利用计算机数字技术来实现一部影片,它的可能性绝对是毋庸置疑。


而我相信今天在座的各位可能最关注的事情应该是有两点,一个就是它怎么实现?另外一个就是它怎么能在实现过程中省钱?那么我就给大家简单讲一下流程。因为这里面其实还有很多环节并不是特别完善,但是整体的一个技术思路是有的。


首先数字资产是非常重要的,这个环节基本上是属于在剧本确定的时候,就要导入大量的模型,它不能滞后于拍摄,一定是要在拍摄之前就要储备大量的数字资产,哪怕是没有完善到可以直接用。为什么呢?因为整个数字资产是我们未来在棚内拍戏的一个很重要的视觉依据。


数字资产这块其实可能会涉及到了两个层面的技术,其中一个就是我们大家都已经非常熟悉的就是扫描技术,今天我们着重讲一下这个。


首先大家通过扫描一些实景模型,一些微缩模型来获得很多的建筑基础,然后通过一些3D的软件技术去进行一个建筑一个建筑的制作,然后我们在模型资产环节用了一个单元的概念,就是如果说每一栋楼都那么做,其实他的工作量非常大的,我们会最后根据整个的建筑风格去把建筑的主体进行分解,然后形成不同的单元和板块,很像乐高玩具一样,就是通过一些元素的整合放大缩小重新的排序。它可以发可以出现无限的变种。那么这样的话,就可以以尽可能少量的模型单元去组合成尽可能多的这样的数字场景。然后说到现场实时预览,其实大家应该有印象,在阿凡达的电影前期拍摄就已经使用到了。


这个其实我觉得一直是棚内拍摄很大的困扰,演员凭着一个绿棚,很多人可能不会演戏了。导演监视器里只能看到绿幕和演员,他们也不知道怎么构图,所以从整个的拍摄的效率来讲,即使在棚内,但是让演员和导演尽可能地感受到跟室外拍戏同样的视觉感受,这个是非常重要的,也是直接影响到拍摄的流程,拍摄的效率,很重要一点,所以现场的实时预览系统。


它的技术原理是这样,我们第一是要对整个的摄影机进行一个数据跟踪,就是摄影机甭管它的推拉摇移,都需要进行精确到微米的动作捕捉。所以它这些运动的数据是会被记录,同时会实时的传递到了监视器,然后这个摄像机相当于改造之后,它是一个可以在棚内空间中精确运动,同时产生数据的这样一种工艺,然后这种工艺回传到两个地方,一块就是进行记录,形成摄影机的运动轨迹文档。因为这块我们之前都知道,大家特效公司的人特别了解,所谓的手动跟踪,镜头出来以后放这个软件里跟踪摄像机。


但是这种环节完全是全自动的,自动在现场采集到摄像机运动轨迹,然后直接给后期公司去进行这种特效的镜头匹配,同时一路信号记录之后,另一路信号是实时的要推到了导演的监视器,导演监视器会提取两套数据,一套数据就是现场实时的扣绿,把背景替掉,只保留人物。另一套数据是由这个摄像机的实时运动轨迹,在所谓的这种类似于玛雅软件,或者游戏引擎里面,它要看到整个摄影机在一个数的场景中运动的这样的形态,然后两个画面要整合的一个屏幕,就所谓导演的监视器。


这种时候,导演基本上可以看到前景人物,背景数字资产,然后他在这种过程中就可以要求摄影师来进行精确的构图,同时回放的时候,也可以让演员看到自己在这种虚拟空间中的表现形态。


这种流程跑起来之后,很快导演和演员就可以非常快的进入到了一个很良性的表演过程中,因为他的每一条表演都是可控的,他可以知道自己的影片中的一个状态。而这块在现场过程中,就几乎完成了构图,包括一些数字资产临时的位于摆放,同时也实时记录下来了摄影机的数据,提供给后期公司,直接进行更精确的一些模型替换、打光、渲染。(本文节选自「周末影像沙龙」第9期现场实录)





楚戈 2002年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2002年加入美国阶梯数码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开发多媒体教材和网络游戏。 2006年加入北京幸星数码科技有限公司,组建电影特效部门。2008年加入北京Base-FX,负责摄像机跟踪技术。2009年组建北京橙色映画数码影像有限公司,开发动漫产品。2010年任希世纪影业公司,电影特效制作顾问。2015年至今任北京深度视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CTO。